Archive for May, 2007

有得揀先至係老闆

Posted in Election on May 4, 2007 by loso

1-3-2007

各位香港O既市民,首先我要多謝所有支持我的人,無你地O既支持,我唔可能企係度,亦唔可能成為特首O既正式候選人。我之所以做得到,係因為香港人「求改變」!

有得揀,先至係老闆!香港人要做老闆,就一定要有得揀。但係而家,得八百個人有得揀咋O番;其他七百萬人,就有得睇,但係無得揀。

點解呢?我地其實每一個人,勞碌半生,建設香港。我地O既所要、所求,我地O既利益,其實政府應該要去回應、去處理至O岩嫁。

我初初宣布參選時,有人話我「傻」。而家,越O黎越多人加入我O既行列喎。我相信呢個係香港人,為左打破小圈子選舉,呢種決心,創造左一個又一個O既奇蹟。

剛剛係上星期,我去慈雲山探訪一個獨居的老人家﹣﹣張伯。佢八十二歲啦,佢捉住我O既手,眼泛淚光咁講:「梁先生,我好希望,有生之年,我可以親手投你一票。」

張伯,我係度向你承諾,我會盡我一切之所能,係2012年還返你手上應該有個一票,再創另一個奇蹟。

電視片段

皇后碼頭的歷史軸線

Posted in Debate with tags on May 2, 2007 by loso

2007年5月2日

立法會「保護皇后碼頭」議案辯論

劉秀成

 

主席, 我覺得原址保留皇后碼頭, 最重要的原因是其“ 歷史價值和意義”。現在很多人談到“ 共同的集體回憶”,但其實對於不同年代的市民來說, 大家也有不同的回憶, 很難以客觀的標準來判斷, 究竟你的回憶重要, 還是其他人的需要重要呢? 不過, “ 歷史價值” 則不同, 是可以從事實角度分析, 證明其重要性的。

因此,我十分同意建築師學會較早前發表的聲明, 重申皇后碼頭、愛丁堡廣場,以及大會堂之間的“ 軸線” 相連, 足以證明整個建築羣組, 對見證香港歷史的重要性,應該以“ 原址為本” 的方式,作為保留或重置皇后碼頭的大原則。

主席,讓我解釋一下為何我認為這個“ 三為一體” 的建築羣,不可分割或隨便遷移? 最重要的是其歷史價值所在。首先, 我們要明白, 從皇后碼頭登岸的位置,正正對準大會堂低座的正門入口處,兩者之間是連成一條直線的。數天前, 我再親自到現場實地視察, 確實這個事實。究竟為何這條“ 直線” 如此重要呢? 當年皇室人員訪港或港督到任,都是從皇后碼頭登岸,由落船位置,經過愛丁堡廣場的檢閱儀仗隊,到大會堂正門,是一條直線地行,然後才開始他們在香港的一切活動。我相信這個安排,是在建築設計時經過思考的。

因此,這條“ 軸線” 的背後意義,比很多實在的建築物還重要。廣義來看,如果皇后碼頭代表政府, 大會堂代表人民, 這條相連的“ 軸線” 便是政府與人民之間的連繫。從歷史角度來看, 就是英國官員踏足香港的第一步,主權回歸之後, 香港人脫離英國殖民地政府的最重要路線。換句話說, 即九七回歸的一個重要歷史部分。如果沒有這條線,就會令到組成回歸前、後的歷史實物資料有欠完整。

由於皇后碼頭的歷史價值和意義,對香港近半個世紀發展的重要性,所以我跟建築師學會一樣,同意只能夠接受全力保存碼頭上蓋結構,然後在原址 ─ 我強調是在原址重建。主席,我們知道香港的社會對歷史文物都不是很尊重, 看看立法會四周的建築物便知, 以前的香港會、郵政局, 全部都已被拆掉。不過, 我可以舉出數個最近的例子來證明這個事實。今天在《南華早報》也登載了其中一個例子, 便是紀念戰時軍人的墓碑, 這本來是很有歷史價值的, 不過, 在修葺時, 連刻在上面的英文字也串錯, 連中國China

也弄不清,D弄得一塌糊塗, 真是很可惜的。另一個例子, 就是政府在虎豹別墅拆下來的二百多件具有中國特色的雕塑, 5 年來一直被放置在露天空地,日曬雨淋, 到現在仍未有計劃如何處置。擁有過百年歷史的利達橋, 政府又沒有計劃要保育。至於那四百多個已經被評級的文物建築,也不見得有好安排, 當中很多已遭破壞, 亦有很多有嚴重的僭建建築的問題。可是, 當局同樣採取愛理不理的態度, 並沒有完善的管理和保育計劃, 令人覺得很無奈。

事實上,政府應該藉着保留皇后碼頭這個好機會,顯示“ 以民為本” 的政策如何可在城市發展的過程中, 做到尊重歷史文物, 同時優化都市空間,取得適當的平衡, 爭取市民對政府的信任。

我覺得,政府應該立即循兩個重點調整現時的政策方向:第一,首先讓古物諮詢委員會盡快完成對皇后碼頭的歷史研究。主席,古物諮詢委員會將會在下星期才開會來作評級, 如果評定是一級建築物時, 那又怎可以拆卸呢?

第二, 尊重原址保留皇后碼頭的原則, 將P2 路走線北移, 研究可以如何修改。至於碼頭上蓋結構部分, 應及早聯同文物建築專家, 就原址重置或保留的不同方案,展開進行專業技術分析及可行性評估,然後配合新用途的需要, 作出合適的都市設計, 帶出這裏的特別歷史意義的公共空間, 供市民共同享用。

我覺得政府如果想盡量減低工程延誤的影響,便要盡快拿出誠意,以尊重市民和專業團體的態度, 以實際行動證明政府重視市民對保育歷史文物、優化空間的渴求,落實“ 以民為本” 的施政理念, 這點我是很着重的。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