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待遇—-社會的道德量尺

梁國雄議員在張超雄議員有關「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動議案」的發言。

2007年6月8日

主席,其實劉秀成議員剛才所說的,便等於中國的一句古諺: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我本身沒有子女,而且亦不會有,但如果我們放眼看一看社會內各種不同的兒童,處於幸福中的人也會看到身處貧困和苦難中的人。兒童是弱勢社群,因為他們無法提出自己的訴求,他們亦沒有力量,包括沒有投票的力量,這便是為甚麼他們的訴求或狀況會被忽略。

其實,一個社會如何看待兒童,屬於社會的道德量尺。這個政府對待兒童的政策實在太差了,我們在這裡其實已經說過很多次,有很多兒童因為家庭貧困,甚至不能享受孩提時期應有的權利和愉快。我們在這個會議廳裡,為了綜援金的削減,與政府官員唇槍舌劍,到了最後,政府也沒有被我們說服,更要勞動自由黨籌集眼鏡回來,因為接受綜援的兒童沒有眼鏡,也沒有波鞋。

由於我們的綜援制度要省錢,還有歧視新移民,以致出現母親要靠子女的綜援金來養育子女的情況,這些是無法容忍的。一次行動勝於一打的綱領,講是沒有用的,立刻更正現時對兒童不公平之處,才是政府立信的基準。

很多文學也有提及兒童,安徒生的故事中便已有《賣火柴的女孩》,是關於一個貧窮小女孩凍死的故事,當然,,它的寓意未必是直接說貧窮;而《國王的新衣》是說看到國王沒有穿衣服的故事,也是出自他的手筆。我們這個議會便是由這兩個膾炙人口的故事輪流主宰。我們容忍賣火柴的女孩的存在,我們忽略了那位小朋友,他告訴大家,國王沒有穿衣服。苦海孤雛的情況應該不會出現了,但大家細心想一想,即使那些小朋友毋須當童工,但如果因為身處貧窮,而不能得到足夠的資源培養自己,他們便是另一群苦海孤雛。

我們每次在這裡討論貧窮的問題時,也會提到隔代貧窮,隔代貧窮是怎形成的呢?是因為成年人的貧窮,是因為成年人的貧窮以致不被尊重、不被正視。還有另一個關於小朋友的故事,是馬克吐溫的《乞丐王子》,我們的政府官員會否送自己的子女到貧窮家庭感受貧窮,然後換來貧窮的小朋友到自己家中居住,看看是怎麼樣呢?馬克吐溫果然是一位偉大的散文家,他道出了這個事實。那位王子返回皇宮後,由於知道民間疾苦,所以推行改革—-當然不知道他如何改革的。

至於我們今天說的兒童事務委員會,政府其實已經三番四次指出,有家庭事務委員會已經足夠,成立那麼多委員會,甚麼婦女事務委員會、兒童事務委員會來幹甚麼呢?這其實可以看到政府的短視和不尊重個人權利。核心家庭作為基本的社會組織,在這個現代社會中,一早已經受到衝擊,不能作為一個避難所。我希望政府真的立下決心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以及予以撥款,真正做一些事務。我希望大家也會表決支持這項議案。

多謝主席。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