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8

馬英九的總統就職演說

Posted in Speech with tags , , , on May 30, 2008 by loso

前言:雖然本網誌集中刊載香港著名演辭,但台灣馬英九的總統演說極具參考價值,故此貼文在此,讓一眾關心撰寫演辭的同道,可以觀摩彼岸的文采。

 

2008年5月20日

總統就職演說

馬英九

 

演辭如下:

各位友邦元首、各位貴賓、各位僑胞、各位鄉親父老、各位電視機前與網路上的朋友,大家早安,大家好。

一、二次政黨輪替的歷史意義

今年三月二十二日中華民國總統選舉,台灣人民投下了改變台灣未來的一票。今天,我們在這裡不是慶祝政黨或個人的勝利,而是一起見證,台灣的民主已經跨越了一個歷史性的里程碑。

我們的民主走過了一段顛簸的道路,現在終於有機會邁向成熟的坦途。在過去這一段波折的歲月裡,人民對政府的信賴跌到谷底,政治操作扭曲了社會的核心價值,人民失去了經濟安全感,台灣的國際支持也受到空前的折損。

值得慶幸的是,跟很多年輕的民主國家相比,我們民主成長的陣痛期並不算長,台灣人民卻能展現日趨成熟的民主風範,在關鍵時刻,作出明確的抉擇:人民選擇政治清廉、經濟開放、族群和諧、兩岸和平與迎向未來。

尤其重要的是,台灣人民一同找回了善良、正直、勤奮、誠信、包容、進取這一些傳統的核心價值。這一段不平凡的民主成長經驗,讓我們獲得了「台灣是亞洲和世界民主的燈塔」的讚譽,值得所有台灣人引以為傲。顯然,中華民國已經成為一個受國際社會尊敬的民主國家。

不過,我們不會以此自滿。我們要進一步追求民主品質的提升與民主內涵的充實,讓台灣大步邁向「優質的民主」:在憲政主義的原則下,人權獲得保障、法治得到貫徹、司法獨立而公正、公民社會得以蓬勃發展。台灣的民主將不會再有非法監聽、選擇性辦案、以及政治干預媒體或選務機關的現象。這是我們共同的願景,也是我們下一階段民主改革的目標。

在開票當天,全球有數億的華人透過電視與網路的直播,密切關注選舉的結果。因為台灣是全球唯一在中華文化土壤中,順利完成二次政黨輪替的民主範例,是全球華人寄以厚望的政治實驗。如果這個政治實驗能夠成功,我們將為全球華人的民主發展作出史無前例的貢獻,這是我們無法推卸的歷史責任。

二、新時代的任務

未來新政府最緊迫的任務,就是帶領台灣勇敢地迎接全球化帶來的挑戰。當前全球經濟正處於巨變之中,新興國家迅速崛起,我們必須快速提升台灣的國際競爭力,挽回過去流失的機會。當前全球經濟環境的不穩定,將是我們振興經濟必須克服的困難。但是,我們深信,只要我們的戰略正確、決心堅定,我們一定能達成我們的預定目標。

台灣是一個海島,開放則興盛、閉鎖則衰敗,這是歷史的鐵律。所以我們要堅持開放、大幅鬆綁、釋放民間的活力、發揮台灣的優勢;我們要引導企業立足台灣、聯結亞太、佈局全球;我們要協助勞工適應快速的科技變遷與產業調整;我們還要用心培育我們的下一代,讓他們具有健全人格、公民素養、國際視野與終身學習的能力,同時要排除各種意識形態對教育的不當干擾。

我們在回應全球化挑戰的同時,一定要維護弱勢群體的基本保障與發展的機會,也一定要兼顧台灣與全球生態環境的永續經營。

新政府另外一項重要任務就是導正政治風氣,恢復人民對政府的信賴。我們將共同努力創造一個尊重人性、崇尚理性、保障多元、和解共生的環境。我們將促進族群以及新舊移民間的和諧,倡導政黨良性競爭,並充分尊重媒體的監督與新聞自由。

新政府將樹立廉能政治的新典範,嚴格要求官員的清廉與效能,並重建政商互動規範,防範金權政治的污染。我希望每一位行使公權力的公僕,都要牢牢記住「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這一句著名的警語。

我們將身體力行誠信政治,實踐國民黨「完全執政、完全負責」的政見。新政府所有的施政都要從全民福祉的高度出發,超越黨派利益,貫徹行政中立。我們要讓政府不再是拖累社會進步的絆腳石,而是領導台灣進步的發動機。

我堅信,中華民國總統最神聖的職責就是守護憲法。在一個年輕的民主國家,遵憲與行憲比修憲更重要。身為總統,我的首要任務就是樹立憲法的權威與彰顯守憲的價值。我一定會以身作則,嚴守憲政分際,真正落實權責相符的憲政體制。

我們一定要做到:政府全面依法行政,行政院依法對立法院負責,司法機關落實法治人權,考試院健全文官體制,監察院糾彈違法失職。現在是我們建立優良憲政傳統的最好機會,我們一定要牢牢把握。

我們要讓台灣成為國際社會中受人敬重的成員。我們將以「尊嚴、自主、務實、靈活」作為處理對外關係與爭取國際空間的指導原則。中華民國將善盡她國際公民的責任,在維護自由經濟秩序、禁止核子擴散、防制全球暖化、遏阻恐怖活動、以及加強人道援助等全球議題上,承擔我們應負的責任。

我們要積極參與亞太區域合作,進一步加強與主要貿易夥伴的經貿關係,全面融入東亞經濟整合,並對東亞的和平與繁榮作出積極貢獻。

我們要強化與美國這一位安全盟友及貿易夥伴的合作關係;我們也要珍惜邦交國的情誼,信守相互的承諾;我們更要與所有理念相通的國家和衷共濟,擴大合作。我們有防衛台灣安全的決心,將編列合理的國防預算,並採購必要的防衛性武器,以打造一支堅實的國防勁旅。

追求兩岸和平與維持區域穩定,是我們不變的目標。台灣未來一定要成為和平的締造者,讓國際社會刮目相看。

英九由衷的盼望,海峽兩岸能抓住當前難得的歷史機遇,從今天開始,共同開啟和平共榮的歷史新頁。我們將以最符合台灣主流民意的「不統、不獨、不武」的理念,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維持台灣海峽的現狀。一九九二年,兩岸曾經達成「一中各表」的共識,隨後並完成多次協商,促成兩岸關係順利的發展。

英九在此重申,我們今後將繼續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儘早恢復協商,並秉持四月十二日在博鰲論壇中提出的「正視現實,開創未來;擱置爭議,追求雙贏」,尋求共同利益的平衡點。兩岸走向雙贏的起點,是經貿往來與文化交流的全面正常化,我們已經做好協商的準備。希望七月即將開始的週末包機直航與大陸觀光客來台,能讓兩岸關係跨入一個嶄新的時代。

未來我們也將與大陸就台灣國際空間與兩岸和平協議進行協商。台灣要安全、要繁榮、更要尊嚴!唯有台灣在國際上不被孤立,兩岸關係才能夠向前發展。我們注意到胡錦濤先生最近三次有關兩岸關係的談話,分別是三月二十六日與美國布希總統談到「九二共識」、四月十二日在博鰲論壇提出「四個繼續」、以及四月二十九日主張兩岸要「建立互信、擱置爭議、求同存異、共創雙贏」,這些觀點都與我方的理念相當的一致。

因此,英九願意在此誠懇的呼籲:兩岸不論在台灣海峽或國際社會,都應該和解休兵,並在國際組織及活動中相互協助、彼此尊重。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本應各盡所能,齊頭並進,共同貢獻國際社會,而非惡性競爭、虛耗資源。我深信,以世界之大、中華民族智慧之高,台灣與大陸一定可以找到和平共榮之道。

英九堅信,兩岸問題最終解決的關鍵不在主權爭議,而在生活方式與核心價值。我們真誠關心大陸十三億同胞的福祉,由衷盼望中國大陸能繼續走向自由、民主與均富的大道,為兩岸關係的長遠和平發展,創造雙贏的歷史條件。

最近四川發生大地震,災情十分的慘重,台灣人民不分黨派,都表達由衷的關切,並願意提供即時的援助,希望救災工作順利,災民安置與災區重建早日完成。

三、台灣的傳承與願景

從宣誓就職的這一刻開始,英九深知個人已經肩負二千三百萬人民的付託,這是我一生最光榮的職務,也是我一生最重大的責任。英九雖然不是在台灣出生,但台灣是我成長的故鄉,是我親人埋骨的所在。我尤其感念台灣社會對我這樣一個戰後新移民的包容之義、栽培之恩與擁抱之情。我義無反顧,別無懸念,只有勇往直前,全力以赴!

四百多年來,台灣這塊土地一直慷慨的接納著先來後到的移民,滋養、庇護著我們,提供我們及後代子孫安身立命的空間,並以高峻的山峰、壯闊的大海,充實、淬礪著我們的心靈。我們繼承的種種歷史文化,不但在這片土地上得到延續,更得到擴充與創新,進而開創出豐盛多元的人文風景。

中華民國也在台灣得到了新生。在我任內,我們將慶祝中華民國開國一百週年。這一個亞洲最早誕生的民主共和國,在大陸的時間只有三十八年,在台灣的歲月卻將超過一甲子。在這將近六十年間,中華民國與台灣的命運已經緊緊的結合在一起,共同經歷了艱難險阻與悲歡歲月,更在追求民主的曲折道路上,有了長足的進步。國父孫中山先生的民主憲政理想,當年在中國大陸沒有能夠實現,但今天在台灣終於生根、開花、結果。

面對台灣的未來,英九充滿了信心。多年來我走遍台灣各個角落,在與各行各業的互動當中,讓我感受最深刻的就是: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善良、正直、勤奮、誠信、包容、進取這一些傳統的核心價值,不但洋溢在台灣人的生活言行,也早已深植在台灣人的本性裡。這是台灣一切進步力量的泉源,也是「台灣精神」的真諦。

盱衡時局,環顧東亞,台灣擁有絕佳的地理位置、珍貴的文化資產、深厚的人文素養、日漸成熟的民主、活力創新的企業、多元和諧的社會、活躍海內外的民間組織、遍佈全球的愛鄉僑民,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新移民。只要我們秉持「台灣精神」,善用我們的優勢,並堅持「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施政原則,我們一定可以將台澎金馬建設為舉世稱羨的樂土、我們引以為傲的美麗家園。

台灣的振興不只要靠政府的努力,更要靠人民的力量;需要借重民間的智慧、需要朝野協商合作、需要所有社會成員積極的投入。各位親愛的父老兄弟姊妹們,我們要從此刻開始,捲起袖子,立即行動,打造美麗家園,為子孫奠定百年盛世的基礎。讓我們心連心、手牽手,大家一起來奮鬥!

最後,請大家跟我一起高呼:台灣民主萬歲!中華民國萬歲!

 

練乙錚對演說的評論: http://www4.discuss.com.hk/archiver/?tid-7210934.html

不患寡而患不均

Posted in Speech on May 10, 2008 by loso

各 位 市 民 :

大 家 好 ! 反 常 的 寒 冷 天 氣 終 於 過 去 了 。 近 日 天 氣 開 始 回 暖 , 大 地 回 春 的 景 像 終 於 到 來 。

亞 洲 金 融 風 暴 對 不 少 香 港 人 來 說 , 也 是 反 常 的 嚴 冬 , 樓 市 下 跌 、 通 縮 、 失 業 、 工 資 下 調 , 不 景 氣 象 持 續 多 年 , 令 我 們 不 少 人 一 度 感 到 氣 餒 。 這 樣 的 寒 冬 也 終 於 過 去 了 。 香 港 自 零 三 年 開 始 由 谷 底 反 彈 , 經 濟 持 續 强 勁 增 長 , 失 業 率 已 下 降 到 97 年 之 後 的 新 低 點 。 在 經 濟 低 潮 時 , 市 民 勒 緊 褲 頭 , 與 政 府 共 度 時 艱 , 生 活 雖 然 難 過 , 但 總 算 捱 過 去 。 經 濟 景 氣 來 臨 , 生 活 好 了 , 心 情 當 然 也 好 轉 。

但 隨 着 經 濟 好 轉 , 貧 富 差 距 反 而 突 出 了 , 因 為 不 同 階 層 對 經 濟 成 果 的 分 享 有 時 間 上 的 差 距 , 部 分 基 層 市 民 仍 未 嚐 到 經 濟 恢 復 繁 榮 的 果 實 。 可 是 , 大 家 心 理 上 的 期 望 卻 已 上 升 , 市 面 越 是 繁 榮 , 心 理 期 望 的 落 差 就 越 大 , 越 會 懷 疑 社 會 是 否 不 公 平 , 政 府 是 否 不 公 義 。

今 日 我 想 把 制 訂 預 算 案 的 心 路 歷 程 攤 開 , 讓 各 位 市 民 明 白 預 算 案 背 後 的 一 些 理 念 。 有 位 好 朋 友 曾 給 我 介 紹 過 孔 子 的 一 句 名 言 。 孔 子 當 年 說 過 “ 丘 也 聞 有 國 有 家 者 , 不 患 寡 而 患 不 均 , 不 患 貧 而 患 不 安 … ” 。

孔 子 的 意 思 是 管 理 國 家 或 家 庭 的 人 , 最 擔 心 的 不 是 人 口 少 或 財 富 少 , 而 是 分 配 不 公 。 孔 子 所 指 的 “ 不 均 ” 意 思 是 不 公 平 。 政 府 去 年 財 政 盈 餘 超 過 千 億 , 社 會 利 益 分 配 如 何 才 能 “ 公 平 ” , 是 我 今 次 制 訂 財 政 預 算 案 最 大 的 挑 戰 。

所 以 我 的 理 財 哲 學 首 要 是 要 有 “ 社 會 承 擔 ” , 公 共 財 政 首 先 必 須 考 慮 社 會 利 益 分 配 與 社 會 目 標 。 行 政 長 官 在 施 政 報 告 《 香 港 新 方 向 》 中 已 訂 下 了 社 會 發 展 的 目 標 , 以 基 建 帶 動 經 濟 就 業 , 大 力 向 教 育 、 醫 療 、 房 屋 等 民 生 項 目 投 資 。

孔 子 說 “ 不 患 寡 而 患 不 均 ” , 除 了 利 益 均 沾 之 外 , 更 重 要 的 是 機 會 均 等 。 改 變 貧 富 差 距 沒 有 捷 徑 , 解 決 跨 代 貧 窮 最 重 要 是 教 育 機 會 , 通 過 教 育 提 高 下 一 代 的 競 爭 力 , 通 過 再 培 訓 改 善 自 己 在 勞 動 力 市 場 的 價 值 , 最 後 得 以 改 善 生 活 環 境 。 可 以 說 , 教 育 是 脫 貧 的 良 方 , 亦 是 社 會 進 一 步 發 展 的 基 石 。 亦 因 如 此 , 教 育 開 支 素 來 佔 政 府 總 經 常 開 支 中 一 個 很 大 的 比 例 。 在 今 次 的 財 政 預 算 案 中 , 除 了 會 預 留 開 支 以 配 合 十 二 年 免 費 教 育 和 小 學 小 班 教 學 外 , 亦 會 對 研 究 工 作 作 額 外 撥 款 。 這 顯 示 了 政 府 對 未 來 人 口 質 素 和 生 產 力 的 長 遠 投 資 會 繼 續 維 持 承 擔 。

“ 不 均 ” 還 有 第 三 重 意 義 , 就 是 社 會 長 期 利 益 與 短 期 利 益 的 均 衡 。 財 政 盈 餘 的 運 用 , 除 了 著 眼 於 短 期 退 稅 , 藏 富 於 民 的 措 施 之 外 , 也 要 將 資 源 用 於 長 遠 的 社 會 投 資 , 提 升 香 港 經 濟 的 競 爭 力 , 投 資 在 市 民 身 上 , 改 善 社 會 貧 富 差 距 , 提 供 優 良 的 公 共 醫 療 、 房 屋 及 社 會 福 利 。 所 以 , 今 次 預 算 案 一 方 面 推 出 一 系 列 的 一 次 過 減 免 或 向 市 民 提 供 直 接 金 錢 援 助 的 措 施 , 另 一 方 面 , 亦 要 着 眼 於 長 遠 的 社 會 投 資 和 承 擔 。 剛 才 提 到 有 關 教 育 是 其 中 的 一 個 範 疇 , 醫 療 融 資 方 面 的 建 議 亦 是 照 顧 我 們 長 遠 發 展 一 個 不 可 或 缺 的 議 題 。

香 港 人 過 去 能 夠 克 服 重 重 困 難 , 是 因 為 香 港 人 有 頑 强 的 鬥 志 , 不 怨 天 、 不 尤 人 , 腳 踏 實 地 工 作 。 是 因 為 香 港 人 相 信 這 個 地 方 是 一 片 機 會 之 地 , 只 要 辛 勤 努 力 , 一 定 有 回 報 , 下 一 代 會 出 人 頭 地 。 這 種 對 生 活 的 希 望 , 對 未 來 的 期 望 , 是 香 港 人 不 斷 進 步 的 動 力 。

香 港 百 多 年 來 由 一 個 漁 村 , 變 成 通 商 港 , 再 走 向 世 界 工 厰 , 成 為 今 天 的 國 際 金 融 中 心 , 是 全 靠 這 種 “ 勇 於 面 對 敢 於 希 望 ” 的 意 志 而 做 到 的 。 這 是 我 們 的 信 念 , 亦 是 我 們 過 往 一 次 又 一 次 勇 闖 高 峰 的 强 大 動 力 。

香 港 人 不 少 是 第 一 代 、 第 二 代 的 移 民 , 來 到 香 港 之 後 由 頭 開 始 , 建 立 自 己 的 家 庭 、 事 業 , 養 育 下 一 代 。 政 府 的 功 能 , 是 提 供 向 上 流 動 的 機 會 , 大 力 投 資 教 育 , 解 決 市 民 基 本 生 活 的 需 要 。

過 去 幾 年 的 經 濟 不 景 氣 , 令 一 些 人 對 未 來 信 心 動 搖 。 我 的 對 應 方 法 , 是 用 公 共 財 政 的 力 量 , 運 用 資 源 去 改 善 基 層 市 民 生 活 , 確 保 他 們 的 基 本 生 活 獲 得 保 障 , 並 為 大 家 提 供 足 夠 的 教 育 及 就 業 機 會 , 務 使 青 少 年 可 以 好 好 地 求 學 ﹔ 而 勞 動 人 口 亦 可 以 「 人 人 有 工 開 」 。 我 的 希 望 , 是 所 有 人 都 能 重 拾 信 心 , 勇 於 面 對 生 活 , 敢 於 對 未 來 懷 抱 希 望 。

這 份 預 算 案 是 我 本 着 對 社 會 承 擔 、 可 持 續 和 務 實 三 個 公 共 財 政 信 念 而 編 寫 的 。 於 預 算 案 發 表 後 , 我 聽 到 不 同 的 意 見 。 有 人 表 示 歡 迎 , 我 感 到 欣 慰 , 因 為 這 表 示 市 民 對 我 推 出 的 措 施 認 同 。 當 然 亦 有 人 說 我 為 求 博 取 掌 聲 而 作 胡 亂 開 支 , 對 有 需 要 人 士 幫 助 不 大 。 我 歡 迎 各 方 面 向 我 提 出 意 見 , 但 我 希 望 市 民 明 白 , 社 會 的 整 體 發 展 是 要 兼 顧 各 方 面 的 , 而 這 份 預 算 案 是 平 衡 各 方 考 慮 後 我 們 所 能 做 出 最 好 的 一 份 預 算 案 。

曾 俊 華

二 零 零 八 年 三 月 一 日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