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8

無制衡的權力是腐朽的

Posted in Debate on June 26, 2008 by loso

 

2008.6.26

陳方安生

立法會

動議辯論就副局長及政治助理風波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

 

 

主席女士,特首今天出席本會會議,可謂是姍姍姍來遲,但遲來總比不來的好。然而,很可惜,特首的發言亳無新意,只是加了一層厚厚的政治粉飾,絶對不能釋除市民及本會對整個聘任副局長及政治助理事件所提出的疑慮。

 

我今次發言,事實上是很痛心的,因為看到政府今時今日的所作所為。從今次聘任副局長、政治助理的事件,我們可以完全看到特首與政府的專橫霸道、自把自為、漠視民意、錯而不改,還要毫無誠意地說句「表示歉意」,「側側膊」推卸責任就想企圖了事,簡單來說,就是「當市民完全無到」。

 

在剛過去的周日,政府在回應我《給香港的信》時,堅稱這個用人唯親的決定是「經過一個嚴謹和集體決定的過程」,甚至說是高透明度的決定。我想對特首及政府說,政府侮辱香港市民的智慧,已經到了一個無可救藥的地步。

 

過去一個月以來,市民對於政府高薪聘請一些沒有政治經驗的人擔任副局長、政治助理表示強烈質疑和不滿,但對立法會議員的質疑,局長只是繼續顧左右而言他,企圖帶議員「遊花園」,或好像一部壞了的錄音機,重複又重複,播放政府的lines to take: 「我們用人唯才、高透明度、嚴謹、集體決定」等,我相信市民對於政府這些不盡不實的說話,已感到非常厭煩,徹底失望。

 

這幾年,我一直強調,在特區還未擁有真正的民主,特首並非由廣大市民投票產生的情況下,貿貿然擴大政治委任制度,就是一個讓特首可以獨攬大權、毋須向市民交代的危險情況。事實上,特首正在徹底摧毀一套行之有效的文官制度,摧毀一套優良的價值觀,我認為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政府在處理整件事件上,一開始就抱着隱瞞國籍、實際薪酬的不良居心,以私隱理袖來隱瞞事實,到了東窗事發,才「擠牙膏式」的披露情況,最後迫有關官員自行揭露薪酬、國籍。從這點來說,政府是卸責、亳無道義的。經過這一場風波,被聘任的副局長及政治助理要得到市民及這個議會的尊重和合作,事實上是困難重重的。

 

作為一個政府,聘任官員一定要有規有矩,除了學歷要求之外,資歷、經驗與薪酬的釐定,均應有一套清晰的準則,但市民明顯無法滿意政府的解釋。當局究竟是如何挑選這批人,是如何確定他們的符合資格,有相關的能力做好這份工的呢?政府憑甚麼準則斷定這些人的資歷、能力,可以取得比他們原本那份工作甚至高出數倍的薪酬呢?為何有些經驗膚淺的人,除獲得倍增的工資外,還可以獲超出起薪點的薪酬呢?香港人力市場的薪酬架構,同樣有一定的邏輯、有市場定律與原則。今次私人機構同樣質疑政府的釐定準則。政府這次的做法,究竟是想證明以往私人機構給這批人過低的薪酬,還是政府給這批人士過高的薪酬呢?

 

我亦想替公務員抱不平。眾所周知,每名AO要從數千人當中脫穎而出才能考入政府,在政府內部要按部就班,累積不同的決策經驗,最少經過十數年的努力,才能達到副局長、政治助理的職級與薪酬,任憑你多能幹,都不可能一步登天。政府這次的做法嚴重打擊了公務員的士氣,即使他們敬業樂業,在這種不公平的情況下,怎能亳無怨言地繼續工作呢?何況,設立了副局長、政治助理這些政治職位後,是否便會免除公務員來立法會解畫和做遊說的工作呢?政府至今仍沒有提供一個明確的答案。如果要公務員繼續做這些政治工作,又怎能保持公務員的政治中立呢?我屢次提到的權責不分的問題,至今仍未解決。此外,副局長賺取這麼高的薪酬,為何不是上任即可到位,前來立法會解畫呢?為何還要花數個月時間來培訓和磨合,才敢讓他們出來見人呢?這簡直是浪費公帑。

 

政府聘任這批人的過程,簡單來說,就是三、四人的決策,如果真是「集體嚴謹決定」,為何其他司長、局長從未出來為這些新下屬辯護或說句話呢?

 

聘任高級公務員用的是公帑,有需要向市民清楚交代。政府做錯,推無可推,還要推諉過錯給立法會。大部份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均反對整個聘任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的建議及撥款,如果市民要追究的話,便應問那些「保皇」和支持建制的議員。

 

我一向認為《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不應輕易引用,但這次泛民議員花了那麼多時間要求政府提交資料,講解聘用的原則和程序、薪酬釐定的準則、合約條款、中期檢討、加薪準則等。在滔滔民意壓力之下,政府仍繼續「當議員無到」,所以我認為我別無選擇,一定會支持李永達的議案。

 

從整件事件,市民可以清清楚楚見到無制衡的權力是腐朽的,高官問責制也被政府偷天換日地改為「政治委任制」,現時整個制度只是向特首一人問責。要達到良好的管治,一個真正透明、向市民問責的政府,除了普選別無選擇,所以我呼籲所有市民,七一齊齊出來遊行,爭取盡快落實真普選。

 

最後,我想對特首說一句話,特首剛剛呼籲我們議員要包容、要齊心協力;我想對特首說,包容是要從特首做起,而且是要貫徹至每一位官員,不論是政治任命的或是公務員。

 

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議員擊桌示意)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