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解放軍圍城的偏安格局下……進行持久戰……迫出民主新天地

何俊仁

2009年12月9日

立法會

作為一位已在香港參與了二三十年民主運動的行動者,我首先發表對“五區總辭”行動計劃的立論分析。據我理解,立論是有兩點的。第一,這項方案透過辭職,以造成一項變相公投,並就一項特定議題,希望市民用一人一票的方式來表態;及第二,無論這項變相公投的結果如何,倡議者覺得已經取得勝利,因為已將決定權交還人民。大家均理解到,人民所得的,實際上只是一項發聲權或表態權。無可置疑,這項行動綱領的目標,是擴大社會言論及公眾參與的空間,因此具有其吸引力及可取之處。可是,倘若我們不顧及或完全不顧及這項變相公投的成敗得失所帶來的後果及影響, 我便不能苟同。
社會民主連線在9月所發表的說帖中,有一句話說得相當清楚,(我現在引述): “我們認為,若市民現階段決定接受政府的方案,通過實質的全民公決表達暫不爭取全面直選,泛民主派只有尊重民意”。換言之,如果這次投票結果證明倡議者的議題失敗,參與者亦要支持此結果,這實在事關重大。正因如此,政府也很緊張這次所謂成敗得失的界定,甚至詢問倡議者如何界定。
我對這種做法感到不齒,因為政府明明準備輸打贏要,所以便以這種態度來看待公投,這實在是立心不良,居心叵測。可是,我們不能不正視這種情況,因為倡議者亦要知道,我們要信守承諾,處事亦要嚴肅及認真,不能兒戲了事。所以,我重申,我們不能不考慮此行動有可能會失敗的風險,因為失敗不單會輸掉議席,更會輸掉議題,包括輸掉否決權, 甚至是參與者要被迫支持我們認為不值得支持及倒退的政改方案。在客觀上,我們亦認為這項所謂變相公投的遊戲規則並不公平,因為參與者如果輸了,便要被迫認帳,但贏了的話,政府卻會視若無睹。
所以, 我們不參加並非因為怕輸, 而是為了拒絕不公平。
民主黨過往進行了10次黨內的公開黨員研討會,亦進行了3項至4項民意調查,而黨內的區議員及在地區工作的人士,每人則進行了最少30次至50次家訪, 有些甚至多達100次, 以瞭解民意。最後, 我們發現民意對這次行動的倡議,在他們瞭解……我們向他們清楚解釋後,發現他們意見紛紜。我必須說,即使是民主派的支持者,支持和反對的比例相若。我不敢說反對的一定比支持的多。因此,在這種情況下進行這項行動, 風險確實不少。
我覺得民主派今天應該做的事, 其實是有需要穩守23票的否決權,在議會裏繼續爭取與政府談判及與北京對話,以及在民間繼續推動羣眾運動、彰顯民意,以及爭取民主。沒錯,我們進行遊行、集會及絕食等公開抗議的行動雖然已有二十多年, 但大家不要以為這些抗爭沒有作用。如果沒有以往二十多年的運動來保衞我們的公民社會,以及捍衞基本自由和權利,恐怕香港今天已變成澳門化或深圳化了,甚至是第二管治隊伍早已上台,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所制定的法律亦已橫行無忌。所以, 我們千萬不要輕看自己以往所作的努力。
且看看我們今天的局面是怎麼樣的。在解放軍圍城的偏安格局下,民主的抗爭無法不顧及環境的局限。我們既不應因為一時的偏激浪漫而盲目冒險,孤注一擲,亦不應因為缺乏毅力意志而輕易棄局,集體辭職。
我們有需要保持耐性及靭力,以進行持久戰,亦有需要堅守崗位,寸土必爭,以持續爭取民主空間,從而迫出民主新天地。我們堅信正義在我們這方, 民主必勝。
謝謝各位。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