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0

唐樓可分三大類

Posted in Debate on February 3, 2010 by loso
劉秀成
主席,在上星期五的慘劇發生後,我第一時間到達現場,看到令人震驚的瓦礫堆和感受到整幢樓宇於數秒間倒塌的恐怖場面,我深切理解到市民亟需我們的幫助。
香港經歷了很多建築問題,例如吳靄儀議員剛才提到1950年代的石硤尾大火, 我們在這方面汲取了很大的教訓, 故此才有公共房屋的發展。1970年代的旭龢道事件,大家也知道,當時整幢高樓大廈倒塌,問題便歸咎於斜坡、預防和大雨的災害,這個教訓令政府知道須加強鞏固斜坡。
剛才李國麟議員提出石棉的問題,我們也是知道的。香港以前很多地基都是採用沉箱的方法,現已不再使用沉箱,但仍有很多工人因受石棉的影響, 至今尚在領取補償金。
最近,房屋委員會亦面對短樁的問題,我想政府已確實知道問題的發生, 所以我很希望我們可以從這次慘劇得到教訓。究竟應該怎樣做呢? 當然, 很多議員已指出很多不同問題, 包括社會問題和重建問題等,所以我希望可以在發展事務委員會或立法會之下成立一個小組委員會,與政府一起研究短期、中期及長期的樓宇安全問題,並進行檢討。
全港市民現在都想知道,究竟政府應如何加強舊樓安全,防止塌樓慘劇再次發生 ⎯⎯ 即李慧琼議員提出的議案? 剛才局長已表示,最重要的是加強檢查。在檢查之後,當然,正如局長所說,有問題的便會即時作出改善。吳靄儀議員也提到, 《建築物條例》(第123章)賦予屋宇署署長很多權力, 來改善這方面的問題。
然而,我想提出,是否應該在宣傳方面,讓市民知道,第一,如何初步評估所住樓宇究竟有沒有問題,如果有危險的話,便立即通知屋宇署及找專業人士進行勘察,這是很重要的。很多外國人 ⎯⎯ 我曾在北美居住 ⎯⎯ 對所住樓宇的維修和改建也有認識,但在香港則是倚靠其他人,例如工人。不過,大家也看到,市民亦逐漸很關心自己的房屋。
我今天要稍稍進行一些討論 ⎯⎯ 可惜我只有15分鐘而不是個半小時,否則,我可以給大家上一課建築課,但我也希望在此談談建築的問題。有時候,在街上碰到一些市民,他們告訴我家中出現裂痕,請我到他們的家裏檢查。這是個很大的問題, 因為我認為市民應擁有知情權,知道究竟所住的樓宇是否有問題。其實,大家不必被一些裂痕嚇得發抖,香港很多樓宇也有大量批盪,而批盪的裂痕並不會導致結構出現危險。這是香港天氣的冷縮熱脹所引致的,故此出現正常的裂紋也不足為奇。究竟如何分辨正常的裂紋和危險的結構呢? 我覺得市民對此亦應該警惕。從專業角度分析,我認為市民應懂得如何預防塌樓慘劇再次發生。
我先談短期方面, 應該加強公眾宣傳, 由政府制訂簡單易明的指引,教導市民如何檢查樓宇有否結構危險。如果正如剛才局長所說,而議員也說過,單靠屋宇署的人手進行檢查,須花很長時間。我認為,住在那裏的業主或租客要有警惕性,因此,我希望能夠有較好的宣傳,例如透過影片或電視節目, 讓市民明白不必過分驚慌, 但亦不是不用驚慌, 這是很重要的。
中期方面,很多議員也說過,應該加快規管大廈的維修、保養及改善樓宇的安全,這些工作已經展開,而我們現已有相關的法規。至於長期方面,有議員提過如何加快市區重建,陳鑑林議員就如何取締這些危險、殘破的舊樓, 提出了很多建議。
我理解到區議會, 包括這裏的多名議員, 對所屬地區是很有感受的,並知悉區內的情況。我很希望區議會可以扮演一個角色,在區內向市民解釋各種不同的建築結構, 從而避免在維修或裝修時觸及這些結構。
最後,我當然希望在教育方面,能把建築納入中小學的課程。認識香港的建築是很重要的,讓他們擁有基本的知識,真正可以落實可持續發展、規劃、環保、可持續性及加強樓宇安全,在小學階段便應灌輸這些知識。
我想談一些有關舊樓的小常識,局長剛才提到有多少幢樓宇,我不重複了。我要說的是,香港的舊樓並沒有太多不同款式。主要來說,所謂的唐樓只有4層, 地面有鋪位並有突出的露台。我們在街上看到, 好像現時灣仔那幢正進行保育的“當鋪”,這些才是戰前的唐樓。這次倒塌的那幢樓宇在1955年是一梯兩伙的,所謂一梯兩伙,便是一層樓梯有兩個單位, 是分開兩邊的, 這便是不同之處。
自1966年對《建築物條例》作出修訂後, 才容許在樓宇高層加建,因而出現了一些樓高8層但沒有電梯的樓宇, 要步行上落, 而我也住過這類房子,深水埗有很多這樣的舊樓。所以,唐樓可分為這三大類,我們先作初步的認, 那些樓梯是打通的。
興建戰前唐樓所用的材料,可能是磚或木材也不足為奇,大家也看過那些木樓梯罷。它們當然有其生命力,但如果採用石和磚的話,會更耐用。我們的立法會大樓便是用石建成的,所以主席不用擔心,此樓一定不會成為危樓,儘管它的年紀也很大,對嗎? 因此,我們不應只看年紀,便指樓宇屬於危險程度。我們不止要看年齡,還要看樓宇的狀況,這是很重要的。在規劃時,我們很多時候也要研究其狀況,即是說除了age, 也要考慮condition, 這亦是很重要的。
1960年代, 因“制水”而出現“鹹水樓”的問題, 我們必須很小心考慮這方面。除了建築材料之外,興建樓宇的技術和維修保養同樣會影響樓宇安全。
香港是一個石屎森林,大部分樓宇都是以石屎興建的,而石屎剝落的情況也很常見。為甚麼呢? 因為我們的氣候潮濕而且經常下雨,一旦水分滲入石屎,便會令鋼筋發脹,以致石屎容易受壓而剝落。我們反而要小心處理這問題,因為大家以為用英泥或批盪可以修補石屎,但其實這是非常錯誤的做法,因為石屎受壓與鋼筋的拉力配合,才會產生一個結構作用。我們必須瞭解 ⎯⎯ 主席,容許我談一談石屎,因為很多人都不明白為何會稱之為石屎。石屎的比例是1: 2: 4, 即一份水、兩份英泥、四份沙石,混合成為一種半液體,然後變成固體,是在工業革命後才這樣的。所以,石屎必須倒模,而在倒模時,模板是很重要的。石屎是要乾的,為甚麼呢? 因為要讓水分揮發後才成為固體。所以,這種情況是很重要的。如果何鍾泰議員在席的話,他會有更多的發揮,我想他可以講解很久。雖然我不應該這樣說,但剛才很多議員也說漏水形成很大問題,所以要盛水。然而,是甚麼問題呢? 我知道屋頂和外牆也會有滲水問題,窗戶全都是漏水的,因此,我們要從那方面着手研究,而不是永遠也說沒有救了, 一定要盛水。
事實上,市民可採用很簡單的方法來量度樓宇的裂痕的。當裂痕真的加深了,為何要貼上玻璃片或膠貼呢? 便是要劃出裂痕有多深,以及相隔多少時間再繼續加深,屆時才擔心也未遲,這亦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我亦知道現時全港有10個物業管理諮詢中心,向市民解釋如何維修及保養其樓宇。但是,我覺得這仍未足夠。所以,一定要向業主解釋他們的權益, 如何透過立案法團進行維修。
此外,屋宇署擁有全港樓宇狀況的資料,這其實是很好的,但以往只有我們這些認可人士才可以索取圖則,現在則是全港市民也可索閱。
不過,要取得這些圖則並不是十分方便,影印費用亦相當昂貴。既然現在屋宇署已電腦化,是否可以在互聯網上取得這些資料,好讓市民理解其樓宇的結構, 避免在裝修時作出改動呢?
最後,我一定要說的是,業界向我提供了很多意見。建築師學會認為樓宇必須作定期的安全檢查及全面的維修保養,並主動檢查樓宇及定期推行全面的維修。測量師學會亦提出了很多意見,包括樓宇安全除了結構外,也要有耐火結構、火警逃生途徑、消防設備等;牆身、天花或喉管的滲漏問題;衞生問題,以及外牆批盪的鞏固和違例建築物等。測量師學會認為,香港的樓宇維修問題並非純粹結構問題 ⎯⎯ 這是針對何鍾泰議員的 ⎯⎯ 樓宇的維修應該確保樓宇安全, 保障我們的生命財產。
謝謝主席。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