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10

不良地產發展商是財大氣粗的大鱷

Posted in Debate on April 28, 2010 by loso

2010428

林大輝議員

主席,我開宗名義表態支持涂謹申議員今天的原議案及王 國興議員的修正案。我支持他們的主要原因是現時香港民怨沸騰,如果 再容許一些不良地產商的銷售手法和不道德的營商手段繼續惡化,市民 便會更痛苦,政府的形象也會更差。他們兩位提出一些意見,敦請政府 落實一些有效措施保障市民,我當然十分支持,而這樣也可以令香港的 國際形象更健康。

主席,我相信這陣子你也經常聽到,很多人(特別是泛民議員)很多 時候把一些社會問題,例如貧富懸殊、社會矛盾、物價上升全都歸咎於 功能界別身上,但今次的議案卻很理性,是其是、非其非,沒有把地產 界部分人士的不良行為和醜行,掛到我們功能界別的身上,冤枉我們功 能界別。所以,我當然支持今天的議案。

可是,我認為他們今天提出的議案,力度其實不夠。(眾笑)王國興 剛才說要加強消費者委員會(“消委會”)對地產發展商和地產代理的監 察,我認為消委會是沒能力做得好,剛才已列出了全部原因。王國興的 建議便好像他剛才那首詩一樣,猶如秀才的招數,“斥斥斥”是沒有用 的。(眾笑)大家都知道,那一小部分的不良地產發展商和地產代理並非 小偷、小嘍囉,他們是財大氣粗的“大鱷”,他們有的是金錢,可以聘請 出色的人才替他們出謀獻計,如果真的打官司,我相信消委會即使破產 也無法改變他們的想法,也不可以令他們有所頓悟。(眾笑)

這一小撮人在拼命賺錢之餘,又怎會記得社會責任和商業道德呢? 老實說,他們能騙的便騙,騙完還振振有詞,大家從電視上也能看得到。 所以,政府一定要成立一些特別和專責部門監察他們。與其叫小市民量 度尺寸,倒不如成立一個樓盤量度尺寸督導部門,(眾笑)就好像交通督 導員般,在街上“抄牌”、拍照,這樣才可以避免市民在買樓後才發覺自 己原來買了“縮水樓”,連一張床也放不下,卻又投訴無門。這個特別的 部門亦要將所有資料,包括交易情況、尺數、樓價,以及建築面積、實 際面積和有多少個窗台等即時上網,供市民考慮,讓他們在買樓時可以 有清楚的信息。

此外,大家都知道,不少樓盤廣告其實是很誤導的,明明是面對工 廠、堆填區,卻說成是“海天一色”,(眾笑)看到少許海景的便說是“擁抱 維港”,(眾笑)這些廣告大家也看得很多。所以,政府應該好像監管金融 廣告般,立法規管那些廣告、宣傳品的真實性。政府對付這羣 ⎯⎯ 我 要強調是一小羣的無良地產商 ⎯⎯ 用的力度一定要強勁,不能夠只是 勸他們,希望和提醒他們要自律、要遵守,這樣做其實只是浪費唇舌、立法會浪費時間,卻又無濟於事的。特別是很多市民現時看到那些地產商胡亂 開出天價,但政府卻好像不懂如何處理,拿他們沒法子,市民隨時會誤 會他們官商勾結。所以,如果政府不想“食死貓”,希望市民對政府重拾 信心,便一定要杜絕這些不良的銷售手法。要他們自律,根本是很不切 實際的想法。

回歸了13年,中央政府最希望看到甚麼?便是希望看到社會繁榮安 定,看到少些爭拗、少些怨氣、少些矛盾,希望大家安居樂業。所以, 政府每次出手都是朝着這個方向,以穩定、和諧作為出發點。可是,這 羣地產商卻用盡不良手法拼命賺錢,正如李卓人剛才說的“發水”,“發 水樓”、跳層、虛假的實用面積,導致市民怨聲載道,民怨沸騰。

香港人其實很理性,他們從來也不希望地產商開辦善堂,他們只希 望能名碼實價、均均真真、公公道道地買樓。主席,現時香港的樓價已 到達一個水平,是所有低下階層也無法負擔的,即使是中產人士也挺不 住,他們除了供樓外,便沒有剩餘多少錢消費,沒有多少錢享受生活, 更休想退休;甚至是很多人可能很孝順,卻沒有錢供養父母。你說社會 有沒有怨氣?當然有。所以,我覺得政府的政策、措施一定要具阻嚇性、 懲罰性,治亂世、用重典,政府一定不能手軟,否則,如果再拖延下去, 不僅令更多市民受害,亦會令政府的形象更差,施政更困難。

大家剛才說“曾九招”是打開口牌,他說如果地產商再不自律便會立 法,他為何要先禮而後兵呢?這是否太仁慈、太縱容呢?如果再這樣下 去,只會令更多市民受騙,對一些很自律、很守規的地產商亦不公平。 此外,我亦不明白局長或政府是以甚麼尺度衡量他們究竟在這陣子會否 自律的呢?如果有3間自律、兩間不自律,是否須立法呢?我真的是搞 不清楚政府的標準。現時即使賣一包藥、一盒飲品也有法律規管品質, 正如李卓人剛才說,對市民一生造成最大影響的樓宇投資,卻竟然沒有 法律規管,這根本是說不通的。因此,我建議政府立即立法,保障消費 者的權益。

可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也是政府的問題。政府過去過於側重 金融業和地產業,忽視了工業。所以,我希望政府務實一點,回心轉意, 多些發展工業,幫助我們的企業升級轉型,拓展內銷,特別是由跨部門 研究如何修改《稅務條例》第39E條,讓我們可以升級轉型,讓我們工 業界得以發展,亦讓大家可以安居樂業,能夠向市民有所交代。

主席,我謹此陳辭。(議員擊桌)

Advertisements

政府已走到禮崩樂壞的邊緣

Posted in Debate on April 22, 2010 by loso

2010422

吳靄儀議員

主席,我剛才聽了何俊仁議員及湯家驊議員的發言,事實 上我非常認同,很多我認為重要的論點,他們已經發表了。我可以做的, 除了作補充和表示認同之外,我覺得在這些事上,牽涉一些重大的原 則,我應該在議會上表達一些我一直也很關心的問題。

主席,我剛才在聆聽議員的發言時,企圖翻譯一個英文字,便是 “proper”。我在想,應如何翻譯“政府一定要做proper的工作”這一句呢? 我想這不是純粹是否合乎規矩、是否符合法律等問題,有時候你做的事 情,必須從較高的、較基本的層次來看。我想起我讀書時,老師教我們 一個“禮”字:禮者,理也,宜也。我覺得如果我們要翻釋“proper”這個 字,事實上可以用“合乎禮的做法”這譯法,我們很多時候在議會上對政 治也有很強烈的不同立場,但我相信無論是哪一個當今的政府,或當屆立法會議員,或法律界人士,都有責任維護憲制的制度。正如湯家驊議員剛才 的發言,這個制度、一些規矩及一些原則,都是為了維護這個制度的。

“五區補選,變相公投”,我們其實可以看到兩個層次,一是法律的 層次,另一個是政治的層次。在法律上或從法律的觀點,它是一次合法 的補選;從政治的表述來看,我們推動公投運動的人,所說的五區補選, 變相公投,根據我們的政治演繹及我們提出的政治效果是等同公投。或 許大家不同意這種說法,你可以說不同意這是公投,但最主要的是,你 不能改變這是一次合法的補選。正如何俊仁議員剛才表示,究竟這是否 一次合法的補選?對此,特區政府須取得本身的法律意見,如果他們的 法律意見認為這是合法的補選,政府便有法律責任舉行這次補選,而舉 行補選或舉行任何選舉時,都必然涉及一套憲法的原則,便是要公平和 中立,是超越政治立場的,也須維護選舉的完整。這對於特區政府的立 足點,是非常重要的。

主席,或許你也記得,在回歸過渡期間,立法會仍是臨時立法會, 議員不是由選舉產生。到1998年舉行第一次立法會選舉時,全世界都矚 目,大家都想瞭解這個沒有民主及回歸一個共產政權的政府的選舉,將 會是怎樣進行的?所以,當時的特區政府非常謹慎,該次的選舉很公 開,而事實上是牽涉到很多事情,不過也很公開,有很多國際團體可以 前來觀察,便是要告訴大家一個很強烈的信息:我們或許未有一個民主 的制度,但我們有些基本的民主精神、民主程序的制度,我們是不會破 壞的,這便是選舉一定要有的公平和中立,並要超越政治立場。

為何選舉管理委員會主席要由一位法官出任?我反對由現任法官 出任的,為何政府要這樣做呢?便是想把我們的選舉從政治層面提升至 憲制層面,我們不是說今天看到選舉必定落敗,於是我們便少做點工 夫;我們看到選舉必勝便多做點工夫。我們喜歡這場選舉,便多做點工 夫;我們不喜歡這場選舉,便少做點工作。某些政治宣傳是我們所不喜 歡的,我們便要將之剔除;某些政治宣傳是我們所喜好的,我們便多撥 資源。我們並非如此。所以,如果我們沒有民主政制,我們便逐步爭取, 但如果我們連這些基本原則也破壞,我們所受到的損害將會非常巨大。

主席,如果我們的政府認為這是合法補選,那無論他們是否認同公 投,他們的立場顯然是,這次是合法的補選。如果是合法的補選,這次 選舉便應等同其他選舉,採取同樣的方式,便是要撥款、要安排,而撥 款亦有撥款的原則。無論是殖民地時代,以至回歸之後按照《基本法》, 我們也有一套撥款原則,便是預支的支出,即由於因法律責任而進行的 工作的可預見支出,須在財政預算案(“預算案”)中提出,任何當天的政 府都要這樣做。

主席,今天我們這個政府不是由選舉產生,或許有一天執政黨會是 民建聯,又或許有一天執政黨會是公民黨,我們仍是同樣要保護、維護 這套制度的完整,換言之,如果是已經獲得通過的法律,而在該法律之 下的責任我們便要履行,當我們知道要履行這些責任時,便須有財政的 撥備。當然,議員可以不同意,他們可以提出修正案,以剔除或削減有 關撥款,這是他們的權利,至於修正案是否獲得通過,則視乎政治的辯 論。無論如何,這一套原則是非常重要的,如果破壞了這一套原則或因 一時政見的分歧而破壞了這一套原則的話,將會不利於特區的長久管 治。

主席,我明白有些議員要表態,但我希望表態時不要那麼過分,不 要破壞這套制度,因為無論我們今天是站在建制的一方,還是站在所謂 反對派的一方,我們均要共同維護這個憲制的秩序及這些基本的原則。 如果你用力過度的話,便會將這個特區政府推向一個禮崩樂壞的邊緣, 這是非常不利特區的管治。或許有些民主派的人士會覺得這一套制度根 本不利於民主的發展,所以要推倒這一套制度;有些人可能是這樣想 的。但是,最低限度我以為建制派的議員不會有此想法,誰知從這個角 度來看,事實上我才是真正建制派的人,因為我覺得這些建制是有需要 我們維護的。所以,對於湯家驊議員,我是絕對不會對他冷嘲熱諷的, 因為很多時候,如果我發言不流暢,湯家驊卻可以很有力地、很自然地 表達出來。

主席,其實,禮崩樂壞,在一些建制派議員對政府大力施壓之下, 政府已走到禮崩樂壞的邊緣,在這方面已有這些跡象。我也無須多說, 余若薇議員已說了很多次,例如在這個選舉當中,已經是採取不宣傳、 不投票、不拆街板等措施來遷就那些所謂建制派議員的政治立場,我覺 得這是非常不幸的,我希望特區政府要小心這些事,因為你們今天的行 為不僅是關乎今天的事,也是關乎長遠的事。

主席,對於我們今天辯論預算案當中的一個項目,我想指出,這1.5 億元事實上是花費得非常值得的,因為我們現在看到我們在過去多天的 辯論,便是政治和……即我們的民主和民生是緊緊相連的,我們的經 濟政策為何如此差劣,不能對題呢?正正因為我們的政治制度不完整, 政治制度有病。因此,我們應如何改善這個政治制度或政制,是最重要的事情,但與此同時,我們也曾在辯論中說過,在這個議會中,我們無 法解決這些問題。林瑞麟局長已經擲地有聲地告訴我們,要我們說服那 些功能界別的人放棄其席位,可惜只有吳靄儀如此樂意地做這件事,是 嗎?我希望有更多人“吾道不孤”。但是,他說,你根本不可以在議會裏 取得足夠的票數,我們是一個困局。但是,如果我們的市民能以一人一 票的方式,可以很清晰地表示,我們要廢除功能界別的話,那麼特區政 府便可給予中央一個很有力、很重要的啟示,也可提供一些證據,以推 動這個改革,為我們打開這個困局。如果我們真的有大量市民出來投 票,人數達到100萬人或數十萬人,這也是很有力的證據,如果我們可 以打破這個困局,令香港的政制真真正正向前走 —- 現在這項政改方 案其實是原地踏步,而且較原地踏步更差,不過我不再在此再討論 —- 如果我們能夠打破困局的話,這1.5億元是非常值得花的。即使我們從 一個較簡單的角度來看,也可以令每一個香港市民明白,政制的改變並 非我們央求其他人,也並非單憑訴求便可以做得到,我們必然要用自己 的行動,做一些事出來,要推動、參與,我們才可以達到這個政制改革 的目標。即使我們可以達到這個目標,這1.5億元也是花得非常值得的, 而不是在我們這個議會裏,不讓市民表態,不讓市民以一人一票的方式 來表達他們的立場,而我們要在這個議會裏,只是由我們60人關上門討 論便算。因此,我覺得這1.5億元是花得很值得的。

但是,與此同時,主席,我也覺得特區政府這1.5億元可能花得很冤 枉,因為政府既然會花1.5億元,為何那麼多東西我們都看不見的呢? 在過去數天的辯論中,為何我們看不到政府的宣傳,也看不見香港的街 道上有市民獲得很清晰的通知呢?為何沒有如常地鼓勵市民盡公民責 任投票呢?這些全部都看不見。所以,主席,我不知道這1.5億元是花 在甚麼地方,因此我們這些要履行監察政府的議員也要看清楚,這1.5 億元是否真真正正用作達到我們推動選舉的目標,還是撥出了這1.5億 元後,其實是胡亂花費,得不到應有的效果。這一點反而是值得我們監 察的地方。

主席,我覺得議員是可以提出這些議案的,我們也可以在這立場, 各自表達自己的態度,但我覺得有些事情,如果是到了建制最底的憲政 層次的話,我們人人皆有責任保存,事實上,也不應由我來說這些話, 其實這些話應該由特區政府說,我覺得特區政府的林瑞麟局長或許也會 說,但因為這些是基本的問題,所以我覺得在議會裏,我是有必要將我 個人的意見說出來的。多謝主席。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