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已走到禮崩樂壞的邊緣

2010422

吳靄儀議員

主席,我剛才聽了何俊仁議員及湯家驊議員的發言,事實 上我非常認同,很多我認為重要的論點,他們已經發表了。我可以做的, 除了作補充和表示認同之外,我覺得在這些事上,牽涉一些重大的原 則,我應該在議會上表達一些我一直也很關心的問題。

主席,我剛才在聆聽議員的發言時,企圖翻譯一個英文字,便是 “proper”。我在想,應如何翻譯“政府一定要做proper的工作”這一句呢? 我想這不是純粹是否合乎規矩、是否符合法律等問題,有時候你做的事 情,必須從較高的、較基本的層次來看。我想起我讀書時,老師教我們 一個“禮”字:禮者,理也,宜也。我覺得如果我們要翻釋“proper”這個 字,事實上可以用“合乎禮的做法”這譯法,我們很多時候在議會上對政 治也有很強烈的不同立場,但我相信無論是哪一個當今的政府,或當屆立法會議員,或法律界人士,都有責任維護憲制的制度。正如湯家驊議員剛才 的發言,這個制度、一些規矩及一些原則,都是為了維護這個制度的。

“五區補選,變相公投”,我們其實可以看到兩個層次,一是法律的 層次,另一個是政治的層次。在法律上或從法律的觀點,它是一次合法 的補選;從政治的表述來看,我們推動公投運動的人,所說的五區補選, 變相公投,根據我們的政治演繹及我們提出的政治效果是等同公投。或 許大家不同意這種說法,你可以說不同意這是公投,但最主要的是,你 不能改變這是一次合法的補選。正如何俊仁議員剛才表示,究竟這是否 一次合法的補選?對此,特區政府須取得本身的法律意見,如果他們的 法律意見認為這是合法的補選,政府便有法律責任舉行這次補選,而舉 行補選或舉行任何選舉時,都必然涉及一套憲法的原則,便是要公平和 中立,是超越政治立場的,也須維護選舉的完整。這對於特區政府的立 足點,是非常重要的。

主席,或許你也記得,在回歸過渡期間,立法會仍是臨時立法會, 議員不是由選舉產生。到1998年舉行第一次立法會選舉時,全世界都矚 目,大家都想瞭解這個沒有民主及回歸一個共產政權的政府的選舉,將 會是怎樣進行的?所以,當時的特區政府非常謹慎,該次的選舉很公 開,而事實上是牽涉到很多事情,不過也很公開,有很多國際團體可以 前來觀察,便是要告訴大家一個很強烈的信息:我們或許未有一個民主 的制度,但我們有些基本的民主精神、民主程序的制度,我們是不會破 壞的,這便是選舉一定要有的公平和中立,並要超越政治立場。

為何選舉管理委員會主席要由一位法官出任?我反對由現任法官 出任的,為何政府要這樣做呢?便是想把我們的選舉從政治層面提升至 憲制層面,我們不是說今天看到選舉必定落敗,於是我們便少做點工 夫;我們看到選舉必勝便多做點工夫。我們喜歡這場選舉,便多做點工 夫;我們不喜歡這場選舉,便少做點工作。某些政治宣傳是我們所不喜 歡的,我們便要將之剔除;某些政治宣傳是我們所喜好的,我們便多撥 資源。我們並非如此。所以,如果我們沒有民主政制,我們便逐步爭取, 但如果我們連這些基本原則也破壞,我們所受到的損害將會非常巨大。

主席,如果我們的政府認為這是合法補選,那無論他們是否認同公 投,他們的立場顯然是,這次是合法的補選。如果是合法的補選,這次 選舉便應等同其他選舉,採取同樣的方式,便是要撥款、要安排,而撥 款亦有撥款的原則。無論是殖民地時代,以至回歸之後按照《基本法》, 我們也有一套撥款原則,便是預支的支出,即由於因法律責任而進行的 工作的可預見支出,須在財政預算案(“預算案”)中提出,任何當天的政 府都要這樣做。

主席,今天我們這個政府不是由選舉產生,或許有一天執政黨會是 民建聯,又或許有一天執政黨會是公民黨,我們仍是同樣要保護、維護 這套制度的完整,換言之,如果是已經獲得通過的法律,而在該法律之 下的責任我們便要履行,當我們知道要履行這些責任時,便須有財政的 撥備。當然,議員可以不同意,他們可以提出修正案,以剔除或削減有 關撥款,這是他們的權利,至於修正案是否獲得通過,則視乎政治的辯 論。無論如何,這一套原則是非常重要的,如果破壞了這一套原則或因 一時政見的分歧而破壞了這一套原則的話,將會不利於特區的長久管 治。

主席,我明白有些議員要表態,但我希望表態時不要那麼過分,不 要破壞這套制度,因為無論我們今天是站在建制的一方,還是站在所謂 反對派的一方,我們均要共同維護這個憲制的秩序及這些基本的原則。 如果你用力過度的話,便會將這個特區政府推向一個禮崩樂壞的邊緣, 這是非常不利特區的管治。或許有些民主派的人士會覺得這一套制度根 本不利於民主的發展,所以要推倒這一套制度;有些人可能是這樣想 的。但是,最低限度我以為建制派的議員不會有此想法,誰知從這個角 度來看,事實上我才是真正建制派的人,因為我覺得這些建制是有需要 我們維護的。所以,對於湯家驊議員,我是絕對不會對他冷嘲熱諷的, 因為很多時候,如果我發言不流暢,湯家驊卻可以很有力地、很自然地 表達出來。

主席,其實,禮崩樂壞,在一些建制派議員對政府大力施壓之下, 政府已走到禮崩樂壞的邊緣,在這方面已有這些跡象。我也無須多說, 余若薇議員已說了很多次,例如在這個選舉當中,已經是採取不宣傳、 不投票、不拆街板等措施來遷就那些所謂建制派議員的政治立場,我覺 得這是非常不幸的,我希望特區政府要小心這些事,因為你們今天的行 為不僅是關乎今天的事,也是關乎長遠的事。

主席,對於我們今天辯論預算案當中的一個項目,我想指出,這1.5 億元事實上是花費得非常值得的,因為我們現在看到我們在過去多天的 辯論,便是政治和……即我們的民主和民生是緊緊相連的,我們的經 濟政策為何如此差劣,不能對題呢?正正因為我們的政治制度不完整, 政治制度有病。因此,我們應如何改善這個政治制度或政制,是最重要的事情,但與此同時,我們也曾在辯論中說過,在這個議會中,我們無 法解決這些問題。林瑞麟局長已經擲地有聲地告訴我們,要我們說服那 些功能界別的人放棄其席位,可惜只有吳靄儀如此樂意地做這件事,是 嗎?我希望有更多人“吾道不孤”。但是,他說,你根本不可以在議會裏 取得足夠的票數,我們是一個困局。但是,如果我們的市民能以一人一 票的方式,可以很清晰地表示,我們要廢除功能界別的話,那麼特區政 府便可給予中央一個很有力、很重要的啟示,也可提供一些證據,以推 動這個改革,為我們打開這個困局。如果我們真的有大量市民出來投 票,人數達到100萬人或數十萬人,這也是很有力的證據,如果我們可 以打破這個困局,令香港的政制真真正正向前走 —- 現在這項政改方 案其實是原地踏步,而且較原地踏步更差,不過我不再在此再討論 —- 如果我們能夠打破困局的話,這1.5億元是非常值得花的。即使我們從 一個較簡單的角度來看,也可以令每一個香港市民明白,政制的改變並 非我們央求其他人,也並非單憑訴求便可以做得到,我們必然要用自己 的行動,做一些事出來,要推動、參與,我們才可以達到這個政制改革 的目標。即使我們可以達到這個目標,這1.5億元也是花得非常值得的, 而不是在我們這個議會裏,不讓市民表態,不讓市民以一人一票的方式 來表達他們的立場,而我們要在這個議會裏,只是由我們60人關上門討 論便算。因此,我覺得這1.5億元是花得很值得的。

但是,與此同時,主席,我也覺得特區政府這1.5億元可能花得很冤 枉,因為政府既然會花1.5億元,為何那麼多東西我們都看不見的呢? 在過去數天的辯論中,為何我們看不到政府的宣傳,也看不見香港的街 道上有市民獲得很清晰的通知呢?為何沒有如常地鼓勵市民盡公民責 任投票呢?這些全部都看不見。所以,主席,我不知道這1.5億元是花 在甚麼地方,因此我們這些要履行監察政府的議員也要看清楚,這1.5 億元是否真真正正用作達到我們推動選舉的目標,還是撥出了這1.5億 元後,其實是胡亂花費,得不到應有的效果。這一點反而是值得我們監 察的地方。

主席,我覺得議員是可以提出這些議案的,我們也可以在這立場, 各自表達自己的態度,但我覺得有些事情,如果是到了建制最底的憲政 層次的話,我們人人皆有責任保存,事實上,也不應由我來說這些話, 其實這些話應該由特區政府說,我覺得特區政府的林瑞麟局長或許也會 說,但因為這些是基本的問題,所以我覺得在議會裏,我是有必要將我 個人的意見說出來的。多謝主席。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