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10

Reform mean taking risks and venturing out of our “comfort zones”

Posted in Speech on June 26, 2010 by loso

June 25, 2010

Donald Tsang

Fellow citizens,

This is a historic moment.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LegCo) has approved the constitutional reform package with a three-quarters majority.  This lays down a milestone in Hong Kong’s democratic development.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the reunification, LegCo has managed to go through the procedures stipulated in the Basic Law to amend the methods for selecting the Chief Executive and for forming LegCo.

Disputes and infighting over political reform have plagued our society for the past two decades. The stalemate in 2005 left us wondering whether our democratic development was doomed.

But it’s now clear that consensus and reform are possible as long as we stay true to our goal of pursuing democracy and our belief in dialogue and rationalism.

This exercise has demonstrated the Central Government’s trust in Hong Kong, and its sincerity and determination in promoting democratic reforms and achieving universal suffrage under the Basic Law. The Central Government is open to communication with different parties in Hong Kong in order to ease political tensions.

This exercise also shows that as long as we do not lose mutual trust, we can work together for greater democracy and, ultimately, universal suffrage in Hong Kong.

The 2012 constitutional reform package does not only improve our electoral system, it also lays a solid foundation for the community to pursue detailed arrangements for universal suffrage according to the established timetable.

Over the past three days, while the views expressed in LegCo remained diverse, there was one shared view.  Members and parties are willing to discuss constitutional reform within the parameters of the Basic Law and the 2007 Decision of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Indeed, this is the basis for dialogue and consensus.

The passage of the reform package is a valuable experience for the Government, political parties and the community in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Basic Law.

In a broader sense, the passage of this constitutional reform package has fostered trust, communication and tolerance in our society.

For too long, partisan politics, political infighting, and distrust of the Central and SAR governments have marred the discussions not only in LegCo but also public affairs at large.

This time round, some parties and scholars have shown us how constructive political dialogue and mutual trust can bring real benefits to the community.

This has opened a new door for us.  I believe that if our political parties “act now”, and work on our pressing social and economic issues in the same spirit, Hong Kong will become a much better place for us all.

What we see today is not a victory of any individual or any one party.  It is a triumph of reason for the entire Hong Kong community.  But all this would not have been possible without the dedication and hard work of many men and women.  They work in various political parties, in the Government, in the office representing the Central Government in Hong Kong, and in the Central Authorities.  They share the same objective of promoting democratic development in Hong Kong.

The journey that took us here today was long, bumpy and at times painful.  There were doubts, criticisms and confrontations.  There were bitter frustrations in the political realities always falling short of individual political ideals.  There were reluctant compromises.  There were skepticism, attacks and verbal abuses of all sorts.  Rifts emerged both among and within parties.

Yet, there are people who have worked selflessly for greater democracy for Hong Kong.  I thank them.  History will give them the fair and positive judgment they deserve.

Reforms are never easy. They mean taking risks and venturing out of our “comfort zones”.  Reformers often have to face opposition and attacks; others have to preserve the common benefits of the community with courage, humility and patriotic passion.  Many have to make difficult adjustments for the common good.

In a pluralistic society like Hong Kong, it would be unrealistic to expect political reform to be painless.  But history will prove that the reform today is a decisive step in the right direction.

I hope that from now on, divisions, attacks and hatred will become bygones.  Saint Paul once said: “forgetting what lies behind but straining forward to what lies ahead”.  Let’s put behind us what is past and focus on the tasks ahead.  After all, we all call Hong Kong home.  We all cherish democracy.  There is no reason why we cannot close ranks for our common goal of full democracy in Hong Kong.

There are pressing tasks ahead of us.  We will soon complete the remaining steps of the five-step mechanism to amend the Annexes to the Basic Law.  I, as the Chief Executive, will give consent to the amendments, which will be reported to the NPC Standing Committee.

Before the LegCo summer recess, we will consult the Constitutional Affairs Panel of LegCo on the details for the two elections in 2012.

When LegCo resumes in autumn, we will submit to LegCo legislative proposals on the two election methods and the abolition of the District Council appointment system.

The vote today is both an end and a beginning.  Hong Kong will no longer be the same.  More and more people will join us on this journey to democracy and to the promised land of universal suffrage. With growing strength and confidence, we shall overcome each and every challenge coming our way.  Thank you.

Advertisements

改革要冒險走出安全區

Posted in Speech on June 25, 2010 by loso

曾蔭權

2010.6.25

各位市民:

  今日,我們一起見證了令人激動的歷史時刻!立法會以超過全體議員四分三多數,通過二○一二年政改方案,香港民主發展進入了新里程。這次是我們回歸後立法會首次成功通過《基本法》附件的所規定的程序,修改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產生辦法。

  過去二十多年,政制爭拗不斷,社會內耗不休。二○○五年政改一役,令我們曾經懷疑,捆綁和否決,是不是香港民主發展的宿命。今日,政改方案獲得通過,清楚表明,只要我們堅持民主理想的同時,堅持溝通、堅持理性、透過對話縮窄分歧,共識就變得可能。在今次政改的過程中,我和香港市民亦深深感受到中央對香港的信任,而且是有最大的誠意和決心支持香港民主發展,落實《基本法》所承諾的普選;亦願意以開放、包容的態度與香港各個黨派溝通,緩解多年的政制爭拗。只要我們增加互信,就可以在民主普選的路上,成為同路人。二○一二政改方案將大幅提高選舉制度的民主成份,給予我們更好的基礎和新的平台,去討論未來普選安排,落實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的普選時間表。

  在最近幾天的立法會辯論中,儘管角度不同,但各政黨、議員和社會都認為《基本法》是香港的基石。正是香港主要政黨願意在《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決定框架內,理性討論政改問題,才打開了溝通的大門,找到了解決問題的方向和方法。這次政改方案的通過,是特區政府、各個政黨和社會各界實踐《基本法》的一次深刻體驗。

  從宏觀角度來看,通過政改方案營造了一種講求互信、對話、包容、共贏的社會氛圍。長期以來,壁壘分明的黨派政治、不同政見人士的互相攻擊、對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的猜疑,主導着我們的議會文化,甚至社會上公共事務的討論。今次政改討論中,部分政黨和學者展示的良性互動,為我們開了一扇新的大門,令我們體驗到互信互讓,而不是對抗,才可以切切實實地惠及市民大眾。我深信,政黨如果將這份求同存異的精神帶進其他公共事務的討論,做好經濟和民生工作,香港就可以真正的「起錨」,駛向一個更理想的社會。

  今次的成果,絕對不是某一個人或某個政黨的勝利,而是理性的勝利,是香港社會整體利益的勝利。但如果不是無數的有心人,在過程中積極推動,今日的成果一定不會出現。他們來自各黨各派,來自特區政府,也來自中央和中央政府駐港機構。他們位置雖然不同,但目標一致,就是積極推進香港的民主發展。我們今天傲然地豎立民主里程碑。但在此之前,社會無疑是經歷了一個痛苦漫長的過程。當中有猜疑、有批評、有抗爭;有人因為現實和理想之間的落差而失望;有人作出不情願的妥協;有人要頂住各種的質疑、攻擊和辱罵;不同黨派,以至黨派之內出現分歧。很多人為香港民主發展,甘心付出,真誠奉獻自己。我在這裏要衷心感謝他們。歷史對他們必會有公道而正面的評價。

  改革從來不是容易的事,改革意味着要冒險,要走出「安全區」,部分人士會面對反對意見,甚至惡意攻擊;亦有人士拿出無比的勇氣,包容的胸襟,愛國愛港的熱情,來成全大局。在香港這個多元社會,在政治這個敏感議題上,要「無痛改革」,更加是緣木求魚。但歷史會證明,我們走出這一步是對的。我希望撕裂、指摘和仇恨會在這刻成為過去,就好像聖經所說:「忘盡我背後的,只向在我前面的奔馳。」既然大家都以香港為家,熱愛民主,我們是可以拋開過去的種種不信、怨恨、猜疑,共同攜手,齊心奔向普選的目標。

  我們眼前還有很多工作要做。首先,我們會盡快完成五部曲剩下的兩步:就是我作為行政長官同意,然後報人大常委會批准或備案。此外,我們會在立法會休會前,在政制事務委員會就二○一二年兩個選舉的安排聽取各方意見。然後在秋季,我們會提交兩個選舉辦法和取消區議會委任制的本地立法建議。

  今日的表決,是結束,也是開始,象徵着轉變和更新。我們踏出這一步後,香港從此不會再一樣,民主大道豁然開朗,普選終點清晰在望,一齊走這條路的人會越來越多。我們亦將會有更大的動力和自信,風雨同舟,共同克服未來種種挑戰。

  謝謝。

爭取民主是否只有一條路?

Posted in Debate on June 24, 2010 by loso

張文光

2010.6.24

今天,政改的辯論,首先在於2012方案,這個方案最後階段,中央接納民主黨一人兩票的修訂,將人大07決議只增加5席直選和5席功能組別的民主成分擴至最大,由區議會功能組別由區議員互選,擴大至320萬非功能的選民直接選出,簡單概括就是全民一人兩票。

無論如何,中央只承諾2017和2020可以普選特首和立法會。因此,2012的民主黨方案,即使已用盡人大決議的限制去擴大民主,它仍然只是過渡,仍然未能立即廢除功能組別,但過渡方案若真實地增加了民主成分,若能擴大了立法會直選或變相直選的議席,共有10席,造成直選首次在立法會超越功能,變成40對30,共多10席。政治的形勢已開始由量變走向質變。

更重要的是:對話開創了一個爭取普選的平台。由過去的議會抗爭和社會行動,增加多一個對話談判的平台。我從事民主運動35年,很多時,民主運動的聲音不能進入建制內部,催化民主普選的實現。唯一的例外,是中國收回香港主權後,成立了基本法草委會和諮委會,港人可以在中英談判的夾縫中,發出獨立的聲音,爭取民主基本法。

《基本法》草擬期間,出現六四鎮壓,民主派和中央的對話中斷了,至今已21年。因此,回歸13年,港人的聲音不能直接進入建制內部,只剩下議會抗爭和社會行動。民主派唯一能體現的建制反抗力量,只剩下立法會的否決權。

否決權在05年用了一次,否決權在今年當然可以再用。否決權的一把兩面刀,既阻止不民主方案的通過,也令政制改革原地踏步,立法會直選與功能的比例仍然30對30。今天,若我們否決了政改方案,原地踏步由04年直至2016年,一共停滯12年。

12年是多麼長的歲月,政制停滯的結果,是社會內耗、內鬥和撕裂,是政府不能管治,是香港不能前行,我們50後的爭論,竟蔓延90後,這是我們的責任。一代人一代事,我們必須解決。

如果今天通過的政改方案,是原來的爛方案,再否決是也毫不足惜。但政改方案一旦被民主黨方案全面取代,便會增加10席直選和變相直選,便會開始推動立法會的質變。因此,我們不再行使否決權,而是支持政改沿增加民主成分的路向前行。

民主黨相信人民,我們深信人民不會因為增加區議會變相直選,便放棄廢除功能組別的最終目標。民主黨相信直選,只要直選議席在2012、2016不斷增加,就能造成一個局面:直選包圍和孤立功能組別,最後走向三分二的多數,時機一到就能揭竿起義,將功能組別廢除,送入歷史博物館。

經歷25年民主運動的奮鬥,民主派的確有着兩條路線:一步到位,立即實現真普選;還是一步一腳印,爭取立法會由量變到質變,由三分之一的否決權,發展至三分之二的多數。

我當然希望一步到位,曾為此奮鬥25年,付出了全部的青春。但在25年後的歷史關頭,不禁要問:爭取民主是否只有一條路?實現普選是否不能對話談判?若要對話談判,結果是立即全贏,而且要在對話一個月內,就贏盡一切,既取消功能組別,也撤去特首提名的任何障礙;若一個月做不到全贏,即使爭取到立法會的10席直選和變相直選,也要全部否決,玉石俱焚原地踏步,否則就是行差踏錯,這種一步到位寸步不讓的策略,我尊重,但不同意,更不會放棄一步一腳印的寸土必爭。

民主黨必須在此重申,我們沒有放棄取消功能組別,我們與中央的對話,正式發生於5月24日,民主黨在對話中提出,應要為未來10年邁向終極普選立法,避免往後10年不斷為政改爭論不休,內鬥不止。

中聯辦李剛先生回應說:願意研究10年政改立法的建議,但當時距離投票只有一個月,人大怎可能有決定呢?既然對話已開始,中聯辦可先研究,日後處理功能組別的存廢。一個月後,我再問李剛,他說:的確在研究中。

在民主黨來說,對話的互信尚未建立,人民憑什麼相信未來的對話,真正可以解決功能組別的存廢呢?因此,民主黨進一步提出,若中央政府能顯示誠意,將07年人大決議用到最盡,容許2012方案,除5席直選外,將5席區議會功能,改為全港320萬選民直選,當然23萬功能組別選民除外。

中央改良區議會功能的善意,有助於人民相信對話是可行的。只要港人認同對話不是拖延和欺騙,而是解決政改困局的一種辦法,我們仍可以藉社會行動、議會抗爭和對話談判,爭取廢除功能組別,並為此奮鬥最少10年。

於是,2012方案將開始質變,40席直選和變相直選對30席功能,然後再爭取2016的民主有更大的進步,用直選包圍和孤立功能組別。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不會因為一人兩票,而容許一些小圈子如漁農界別,甚至大圈子教育界永遠存在。青山掩不住,畢竟東流去,誰能阻止一江春水向東流呢?誰能阻止人民普選的時代潮流呢?說增加區議會功能直選,會鞏固功能組別,其實是不信任人民力量。

因此,2012方案是一個民主的過渡,增加直選和變相直選10席總是好事。否決方案,一步到位,值得尊重。但接受方案,增加直選及變相直選10席,一步一腳印廢除功能組別,何錯之有?更不是出賣民主,何必抹黑?

今天,我們必須承認,民主派存在着兩條路線,有左翼也有溫和,但民主運動從來沒有一條絕對正確的路。25年民主運動經驗說明,路是人行出來的。民主黨不會說自己對,更不敢說別人錯。民主應該有多元的路,有不同的政治光譜,彼此互相相尊重,和而不同,是你中有我的同路人。而不是惡言相向,粗口鬧人,甚至鬧司徒華癌症上腦。

想一想,對於民主同路人,甚至政敵異己,對一個終生為民主奮鬥的老人家,即使政見不同,也不應用司徒華的癌症作為攻擊焦點,罵他癌症上腦,並且毫無悔意。這樣思想的人一旦有權,一旦執政,即使打上民主的旗號,也是恐怖政治的開始,連人性和人道都沒有了。

25年的民主運動,我所犯的錯誤之一,就是以為自己正確,失去對同路人的寬容。今天,我終於明白,民主精神有着寬容,無論對同路人和異見者,都應該尊重,不侮辱,不咒罵,不粗口,和平理性非暴力,民主路是由人民行出來的,最重要是贏得人心,而不是靠辱罵與粗口實現的。

必須說明,民主黨的建議,只是2012的過渡,最終要爭取邁向終極普選。但民主黨當前要面對的,是部分同路人的不理解,甚至鄭家富議員可能離開。我與鄭家富是16年戰友,也是曼聯和英格蘭的fans,在公在私,都是老友。無論前路如何,我都不會懷疑鄭家富對民主的堅持,我更希望他能收回可能退黨的想法。即使未能如願,我仍然送他一首何達的詩:與你同行,想着有共同的理想;與你分手,想着會師時的狂歡。

在同一個政黨,當然有共同的民主的理想,但即使路線不同,暫時分開,若普選是我們奮鬥的目標,當普選實現的日子,就是我們會師和狂歡的日子。

在此之前,我們渴望和而不同,渴望互相尊重,渴望互相扶持,更渴望相輔相成,民主不同的路,將要兵分兩途,若分手不可避免,渴望君子不出惡言。成功不必在我,功成我在其中,我祝願民主派的朋友能成功,我更願民主路上盡心盡力,等待民主普選成功的日子。

迎來政改明朗的清晨

Posted in Speech on June 18, 2010 by loso

2010.6.18

曾蔭權

行政長官國際扶輪3450地區聯席午餐會致辭

各位好!這一陣子,如果你不是球迷,又不特別關心政改,可能很悶。除了全城投入世界盃之外,我相信我和余若薇議員昨晚的電視辯論,也是一個公眾焦點。有人話,這場辯論好像昨晚世界盃「阿根廷對南韓」,戰果反映雙方實力差距很大。但我太太跟我說:「南韓都打得過半場,你却過不了。」她又說:「你跟我吵架都贏不了,怎贏得了余若薇議員?」但對我來說,我的確已是盡力而為,亦都要虛心接受其他人的評價。我覺得辯論勝負不是最重要,最重要是香港市民支持民主政制向前走。為了這目標,任何代價都值得。

  的確,在很多情況下,人物比事情更容易引起興趣。例如看足球,我們都喜歡看球星。近來某體育用品廣告,講到球員在球場上成敗,好像就是他們一生和國家榮辱所在。在政治世界裏,情況也差不多,公眾往往留意政治人物的言行,多於制度上安排,法律條文等硬資料。這一點我是明白的。我自己看歷史,也是喜歡看公侯將相的故事;你看得到,在現代政治中,政治人物的浮沉,政黨興衰,選舉勝負,也總是來得吸引。昨晚辯論之餘,出現各種關於余若薇和我的分析、評論,包括有些評論員是時裝界人士,評論我們的衣着和呔、我在辯論裏面「黑口黑面」幾多次。甚至有些電視台請了練馬師,當我是匹馬來點評--只是(評)我,不是余若薇議員。

  正因如此,政治人物和政黨都非常着重自己在公眾眼中的形象,特別是在支持者眼中的形象。這是無可厚非的。在民主政治中,這些可能是政治人物和政黨的生存和致勝之道。這些我也要學習。

  但是,從政者永遠不能忘記一件事,政治終歸是「眾人之事」,在香港來說是全港人的事,政治的目標,是要為一群在同一地方生活的人,同坐一條船的人,得到最大的福祉。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亦曾形容,「政治的目的是追求至善」。政黨、選舉這一切,應該都是為這個目標服務的中介。無論在任何時候,個人和黨派的利益,都不應該凌駕社會整體的利益。市民亦應該有洞察力,監察從政者,確保這樣的事不會發生。

  一般來說,在民意的制衡下,這樣的情況不應該發生。我想起一些例子。譬如政府提議增加綜援或老人金時,很多政黨都會嫌加幅加得少,都希望加多點。通常我們經過一番討論,討價還價後,他們始終會支持政府的建議,可能這加幅與起初的要求很不同,為甚麼他們支持呢?因為他們知道增加的金額可以切切實實地惠及市民。相反,如果他們堅決否決,受惠者可能一些錢也拿不到,亦可能向他們表達不滿。透過這種平衡,政黨在爭取最大的黨派利益的同時,亦適當地與政府和其他黨派自動協調,使整個社會都得益。

不過,在最近的政改事情上,這種黨政的制衡似乎有些失效。雖然近七成半市民認為我們的政制不應該原地踏步,多數民調顯示較多市民認為立法會應該要通過方案,但我們直到今天為止,亦未有足夠立法會議員的支持票數。

  造成這種情況的因素很多。首先,我們通過政改方案的門檻是比較高,一般政府政策,我們需要過半數議員支持便可,但修改憲制的安排,需要三分之二議員支持才可,單憑任何一方面的力量是不足夠的,我們一定要得到不同意見議員的支持,才能成事。只是得到民主派的支持,可否通過?不行;只是建制派那面,又不行;問題是如何在中間找到最大公約數。
  
  所以,政改和剛才我所說的綜援、老人金事宜,性質上有點不同。很多市民覺得政治問題都不「埋身」,雖然有意願、有取向,卻不一定會主動向議員反映。另一方面,部分較激進的泛民黨派堅持不作妥協,持較溫和立場的民主派,雖然主張溝通對話,但受制於較激進的泛民黨派或基本支持者,難以調整立場或作出妥協。

  這也正是我們發起「起錨」行動的原因,我很希望喚醒市民,關注政改,特別是「原地踏步、全民皆輸」的後果。我希望不同黨派議員都回歸民意,以大局為重,以香港整體利益為最終的考慮。

  我明白,我們身處一個自由而多元化的社會。每個人都有權堅持己見,互不相讓。有時候,說「大局為重」、說「整體利益」,隨時被說成「河蟹」,不尊重個人爭取權益的權利。要說服其他人要以「大局為重」,要顧及所謂「實際情況」,要適當妥協──這些是政府經常強調的,也不是容易做到。另一方面,個別政黨對自己的立場有所堅持,和關注他們支持者的取態,是無可厚非的。但我始終認為,在「政治理想」和「政治現實」之間,是可以找一些適當的平衡點,而唯一的考慮,一定是社會的整體利益。

  這個時刻就快來臨。下星期三,立法會就會考慮是否通過政改決議案。立法會議員按下贊成掣,帶給我們的社會,不單是一套更民主的選舉制度,更是一套更健康、更具互信、更講求包容共贏的政治文化,一定是有利於我們順利達到普選;相反,立法會議員按下反對掣,不單會令政制再一次原地踏步,更播下更多互相猜疑,互不相信的種子,帶來更多爭拗,更多內耗,會延及非政治的題目。兩個掣在立法會的標板可能相隔幾厘米,但後果,單單是政改這一事,就已經是另一個五年的等待。

  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曾經說過:「一個人去做他必須做的事,不應計較個人得失,不應考慮種種的障礙、危險和壓力,這就是人類一切道德的基石。」擺在我們面前的,正是一件我們必須要做的事情,就是讓政制向前邁進。這是考驗從政者能不能抵住壓力,作出有利社會的決定。

  我以前做過多年的貿易談判工作,深深明白談判的困難。每個代表都想為自己的地方爭取最大利益,爭取多一打裇衫和多一打牛仔褲的配額都是好的。開始時立場往往與其他國家南轅北轍。但是怎樣也好,大家去到談判桌,怎樣能夠達成協議呢?就是大家心底裏非常明白,達成協議一定好過不達成協議。只要大家認清最大目標,無論談判期間如何劍拔弩張,談判各方最後最終都會務實地討論如何解決分歧。

  這個過程是有時是漫長、痛苦的,尤其是重大協議的簽訂,經常弄到限期前一晚的深夜才成事。現在,我們政改的討論,亦差不多到了深夜時分,看來談判可能會無功而還,我們能否迎來明朗的清晨,在乎香港社會六十位立法會議員一念之間,在乎議員肯不肯放下黨派的考量,以社會整體利益為念,給香港民主展步向前的機會。我和我的同事都會盡力去游說,希望縮窄各方面的分歧,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但未到最後一刻,我們絕對不會放棄。

  我今年六十五歲,今屆是我第二屆任期,我完全沒有連任的壓力。但香港政制向前發展,邁向二○一七和二○二○普選,是我一直的夢想,我亦很相信這是普羅大眾的共同願望。我很深信,一個「以民為本」的政府,是需要民主制度的承載;一個講「自由開放、法治人權」的社會,更需要實踐「互相尊重、多元包容」的真正民主精神。在邁向普選的過程中,我相信香港社會需要作多方面的準備,不單是民主制度的硬件方面,還有的是民主精神的軟件方面。

  所以,我很相信,特區官員落區派單張,爭取市民支持,以至我邀請余若薇議員進行「史無前例」的電視辯論,會從根本上改變香港的政治生態。從今以後,從政者,不論行政當局還是立法機關,都要以更開放的態度面對市民;這種文化,會影響到政府和政黨議政的取態。執政者不能閉門造車,特別在重大事情上,要隨時準備直接面對市民解釋,爭取他們的支持。政黨也一樣,不能只顧自己黨派的意見和利益,要面對廣大市民。我相信,這本身就是香港邁向一個更民主的社會的體現。說到底,民主不單是講選舉制度,也不是四、五年一次選舉這麼簡單,而是一套傳統和文化,每一日默默地轉化着我們的生活取態。

  所以,對於香港來說,昨晚的辯論,對於我們的民主發展,我深信一定有好處,沒有壞處。對於二○一二政改,我這次有機會親身將支持政改方面的觀點和政制向前發展的重要性,一一向市民陳述,我的目標已經達到。

  世界盃的賽事仍在進行,政改方案游說工作如火如荼。世界盃的贏家只得一隊,但政改方案獲得通過,全香港社會都是贏家。多謝各位。

Window Media 視像:http://webcast2.info.gov.hk/2010/ce/ce1806.wvx

寧願原地踏步,都唔要行差踏錯

Posted in Debate on June 17, 2010 by loso

2010.6.17

余若薇

政改方案電視辯論

余若薇:我知道大家很想向前走,我何嘗不是一樣?那你會問為什麼不支持政府方案,行半步都總好過原地踏步。你有沒有遇見過一些態度非常誠懇的推銷員?他向你介紹會籍服務、優惠,如果你不買就錯失良機云云。你和他傾談很久,不好意思不幫襯他,但簽約後方發現原來貨不對辦但取消好困難。

我們現在所講的是政改,是要落實一個制度,影響非常之深遠,你行錯一步不能回頭。試想一下,一九八五年引入功能組別到現在二十五年,只有加,從來無減過(議席)。在這個情況下政府要我們增加小圈子的小圈子,如果我支持,我對不起下一代,所以我情願原地踏步都不要行差踏錯。

我非常務實,我知道政治要妥協,但是妥協都要講求原則,否則變成「投降」。我無要求一個完美方案,我亦無要求一步到位,但是香港人零七、零八年到現在,你說要再等多十年,最低限度政府都有責任告訴市民,我們等,是值得的,最終的(普選方案)是真的,我們會有普選路線圖,最終是會取消功能組別。可惜聽了一小時,無答案!你沒有做好你份工,不過我對香港人有信心,我知道我們爭取普選一定成功。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