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遷往添馬艦的新大樓

吳靄儀議員:主席,我發言反對議案。添馬艦新立法會綜合大樓根本 不符合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提出的最基本條件,就是在建築羣體 上,行政立法必須分得清清楚楚。如果可以由北面的海濱長廊前往新 大樓,是可以符合這條件的。很不幸,當局到最後一分鐘才告訴我們 興建海濱長廊、添馬站、巴士站等設施遙遙無期,不知何時才有。現 時要前往新大樓,一定要由金鐘前往,由金鐘前往,便一定要經過行 政機關的大樓。如要前往由南至北的綠地毯,便一定要由政府總部的 屋簷下前往。如要前往立法會,便一定要經過政府總部大樓。這些安排跟我們最基本的條件原則上是相反的。所以,我認為,在市民可由 北面正門堂堂正正地進入立法會之前,我們不應遷往添馬艦的新大 樓。

主席,就劉健儀議員的議案而言,我同意的地方是這座大樓有其 歷史任務,有很特殊的歷史任務。這座大樓在1903年奠基,在1911年 落成,在1912年正式啟用。這座大樓由設計開始,便不僅是香港的最 高法院。在遠東地區,這座大樓是法治的象徵。這座大樓亦是大英帝 國在本土以外最宏偉的一座法院大樓。所以,大樓原來的任務非常顯 赫。

主席,在1985年,這座大樓正式撥給立法局。這座大樓大有象徵 價值,因為在《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香港最重要的任務是發展民 主政制。立法局或立法機關是民主政制的核心,所以不能再瑟縮於行 政機關大樓膝下,要有本身一座獨立的大樓。就立法機關的產生辦法 而言,無論是由間接選舉變為直接選舉,還是由部分直接選舉變為我 們希望得見的全面直接選舉,立法機關在過程中能夠獨立自主,是非 常重要的。

立法機關通過了很多法例,包括《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及 《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條例》,令立法機關享有獨立的身份。再者, 由1985年至現在或數年前,我們建立了立法會的典章制度,包括《議 事規則》和委員會制度。我們在大小官司中凸顯立法會的憲制地位。 新舊交替,昔日港英管治時代的立法機關已變為在《基本法》之下的 立法機關。立法機關不單擁有一座獨立大樓,亦擁有其獨立的制度。 更重要的是,由1985年起,我們設立了一個專業而獨立的秘書處,而 秘書處的專業身份是非常重要的。

主席,我認為隨着政改方案在2010年獲得通過,民主政制已發展 到另一階段,可能真的是時候要把這座大樓歸還。這座大樓之後會成 為終審法院,是非常適合的。主席,無論行政機關還是立法機關,也 是政治架構。我們面前的日子、香港的前途建基於法治,而終審法院 又再次遷入中環這個香港的心臟地帶,引人注目,讓我們看看司法獨 立能否維持。在將來,這是最重要的。

主席,今天很多同事紛紛述說各自的回憶。當然,每人都有自己 的回憶,我也不例外。但是,我不覺得今天重要,我們無須說這些話, 我反而認為憲制象徵更為重要。主席,我由1995年起代表法律界參選 並出任立法會議員,我最重要的工作是致力確保法治平穩過渡。這座立法會大樓會變成終審法院。今天,我縱使有臨別之情,亦無須過份依依不 捨,因為只要我仍是執業大律師,我仍然希望能返回這座大樓工作, 繼續為維護法治而努力。

謝謝主席。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