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Election Category

「我⋯⋯」

Posted in Election on March 5, 2017 by loso

《林鄭月娥2017行政長官選舉政網-前言》

我出身基層家庭,是一個曾在「碌架床」上做功課的學生。我感激上一代人努力建設香港,給我機會;眼見今日香港社會因意見分歧而躊躇不前,錯失機遇;但我深信香港的底子好,人才優秀,我們仍能再創高峰。

 

我參加行政長官選舉,是因為熱愛這個城市、關心七百多萬人的福𧘲。我願意帶領問責官員和十七萬公務員服務市民,懇請大家支持我成為下一任行政長官。

 

離開校門踏入政府,三十六年的公務生涯,二十個不同的工作崗位,全心全意地服務市民,讓我透徹掌握政府的運作。其中三年的社署署長工作,讓我深入基層,瞭解弱勢社群的需要;七年公共財政管理的經驗,讓我深明公共資源得來不易,必須用得其所;十年前成為問責官員,讓我深明政治互動對落實政策的重要性,以及公眾參與和社會共識的必要。

 

六個星期的行政長官競選工程,與各界接近百場的「心談」,讓我更擔憂香港經濟正面對的挑戰、讓我更明白年輕一代對前景的迷惘、讓我更焦慮社會不斷內耗已讓不少香港發揮優勢的良機流失。

 

我擔心,但我不灰心。憑着香港在法治、自由、制度、人才等多方面的豐厚底子,和「一國兩制」的獨特優勢,我們仍可迎頭趕上。我的競選口號是「同行 We Connect」,如果我當選行政長官,我的首要任務是團結社會,與廣大市民同行,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促進民主,為下一代重燃希望。我相信只要大家重拾信心,勇敢面對社會積壓的問題,用互諒的態度化解彼此分歧,香港的美好願景,定將可望可及。

Advertisements

相信一個人,不如相信每一個人

Posted in Election, Script on February 27, 2017 by loso

特首選舉候選人曾俊華宣傳短片

 

 

我係曾俊華。

 

呢幾年,我哋遇上唔少問題。呢啲問題亦到令我哋互相遇上。

 

係無數嘅相遇裏面,因為諗法唔同,產生咗唔少衝突。

 

漸漸我哋只顧住衝突,忘記我哋嘅相遇,本來係為咗解決問題。

 

過咗呢幾年,我見到要解決香港嘅問題,唔可以只靠一個人,而係要靠一班人。

 

我哋係時候,由對立返番去建立。

 

我哋係時候,用大家嘅諗法,去建立番一個有規有矩嘅制度。

 

一個唔會睇新聞,睇到好嬲嘅朝頭早。

 

一個唔會因為唔同立場,而unfriend朋友嘅社會,一個似返香港嘅香港。

 

我係曾俊華。其實我係咪曾俊華,唔係最緊要,因為相信一個人,不如相信每一個人。香港嘅未來,要靠我哋團結,拍住上!

曾俊華競選眾籌呼籲

Posted in Election, Script on February 2, 2017 by loso

你重信唔信,五年後,你唔會後悔留喺香港?你重信唔信,五年後,香港會更好?

 

我信!因為,我相信你哋,我相信香港。

 

香港人有咁多好嘅諗法,只要團結,點會冇辦法?

 

未來五年,我希望重新團結香港人。

 

而家,我需要你哋支持我嘅競選籌款計劃。你所付出嘅每一分每一亳,唔係支持緊曾俊華一個人,而係支持緊一份團結香港嘅精神。

 

同一天空下,互相信任,燃點希望,香港人要團結拍住上!

 

信任!團結!希望!香港可以變得更好!

Posted in Election, Speech on January 19, 2017 by loso

2017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參選人曾俊華參選演講

各位香港市民:

1982年,即是三十四年前,國家和英方正就香港的前途問題展開談判,我相信在座一些朋友,都會記得當時的情況:社會上人心惶惶,很多人都看不懂香港的未來,大家感到疑惑、擔憂,有人甚至考慮移民。當年香港社會的情況,我記得十分清楚,因為我就是在1982年的11月,和太太帶着兩個小朋友,回到這個我出生的地方。

三十多年後的今天,移民又成為了香港的話題。不只是一些年輕朋友,甚至有些中年人都話考慮要遠走他方。聽到這些故事,我非常難過,亦令我不斷問,到底是甚麼原因,令他們這樣想?我又可以做些甚麼?

經過漫長的思索,在香港面對另一個重要歷史關口的時刻,我懷着最嚴肅、最謙卑的心情,帶着比我卅四年前回港更加大的決心向大家宣布,我決定競逐下屆行政長官。

因為,我真是不希望再聽到有人說要移民。移民的辛酸,我早就領會過。我十四歲就跟父母移民到美國紐約,六十年代「大蘋果」的生活,我會用「風起雲湧」四個字去形容,就好似荷里活電影裏面的情節,華人和少數族裔,尤其是年輕的移民,實在過得不容易,亦令我理解,為甚麼海外華僑更加體會團結的重要,更加重視中國人的身份。

大家可能知道,我自小習武,都「幾打得」,但你們可能不知道,當年在美國,我曾經因為有人在我面前侮辱中國人,而跟人打架。如果我們不想被人歧視,我們就必須自強,但民族不強大,國家不發達,就連海外遊子都不容易抬起頭做人。

七十年代的保釣運動席捲全球,美國的華僑,特別是年輕的一代,尤如被當頭棒喝。我和我一班朋友當年都參與了保釣,有過這個經歷,大家都開始思考,做了多年過客,是否應該回國。

在美國的經歷令我明白到,社會問題不可能一天解決,更加不可能以少數人的努力,就可以實現理想社會。要達成這個夢想,必須有好多站在不同崗位、抱着不同信念的人,以及整個政府,一起以最大的善意,以最寬容的態度,一步一步處理社會上不同的問題。過程之中,當然有看得大家熱血沸騰的抗爭,亦有更多大家注意不到,卻又非常關鍵的妥協。這就是我後來走進建制,加入政府服務的背景。

我在哈佛大學進修的時候遇到了曾蔭權先生,認識了香港政府的工作。當時的我正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考慮自己的前途,有人邀請我返香港創辦一家學校,政府亦都聘請我做政務官,最後,我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貢獻自己,服務同胞,報效祖國,一直是我作為公僕的信念。我很感恩自己在政府曾經擔任過很多不同的崗位,從參與地方行政到駐外代表,從參加貿易談判、發展區域關係,到負責規劃地政,推動工商科技。董建華先生提名我出任海關關長,是我第一個主要官員的職位,後來更得到中央政府的信任,在兩屆政府裏面獲任命為財政司司長。

這三十四年的經歷,讓我有機會從不同上司和同事身上觀察不同的領導風格,從每一個方面去掌握整個政府機器的運作,更重要的是有幸接觸到各個階層、各個領域的市民,和大家一起工作,了解不同的想法。

在這三十四年當中,我看見我們的城市如何打破種種灰暗的預言,一步步變成舉世矚目的國際都會。我和全香港的人一同走過路直路彎,這些珍貴的經歷,令我今天可以大膽說︰「我懂得香港」。

一直以來,香港被形容為彈丸之地,我們在地理上的局限,令不少人覺得香港的發展和機會有限。但我一向都認為,香港的意義、力量以及潛能,比肉眼所見的大很多。

香港從1950年開始不斷接收大陸移民,令我們的人口在1980年前以每十年增加一百萬人的速度不斷增長。那些人裏頭有人講上海話,有人講潮州話,有人講閩南話,我一家人就講台山話,每一個人幾乎都帶着不同的方言和口音。

香港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接納了這麼多人,磨擦自然在所難免,但我們有足夠的度量,令大家能夠在獅子山下同舟共濟,為理想奮鬥。

我們常常說,香港的發展離不開祖國的支持,而全中國過去三十年的高速發展,造就了我們今日的榮景。沒錯,這個是事實。但是毋須諱言,祖國的道路也不完全是一帆風順,她也有她的起伏,而跟祖國一起走過「改革開放」這段不平凡的路的,就是我們幾代的香港人。例如,霍英東先生當年歷盡艱苦,透過體育使我們的國家一步一步重返國際舞台﹔邵逸夫先生高瞻遠矚,在祖國教育資源貧乏的年代,於全國捐建教育項目,至今已經超過六千個。從華東水災到汶川地震,我們全體香港人無役不與,從不缺席。

我們愛國,不只是因為國家現在是全球數一數二的強國,是世界經濟的火車頭,能夠讓香港穩坐快車,邁向更好的未來。真正的感情是要休戚與共,不論貧富,不計回報。「愛國愛港」從來不是一句空話,早在九七回歸之前,在國家遇上困難的時候,我們全港上下就已經證明了我們對國家的感情。

今天那些極少數是非不分,妄言要搞「港獨」的人,我想知道他們憑甚麼去否定我們的歷史,侮辱香港人的感情?其實他們根本不曉得香港是甚麼,因為中國從來就是港人身份認同的核心,真正的香港從不狹隘自戀,從不故步自封。擁抱國家,面向世界,才是真正偉大的香港,一個更好的香港。

我相信香港可以更好,正是因為「一國兩制」這個偉大構思。過去幾年,我參加過不少國際會議,深切體會到全球政經格局的變動,和國家與日俱增的影響力。

無論是「一帶一路」,還是在「APEC」、「G20」以及未來「亞太自貿區倡議」的框架底下,香港都可以趁着國家整體實力進一步增強,將自己的長處轉為國家所需,成為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國際金融中心,這與我們過去跟國家的互動其實是一脈相承。

我相信,任何一座偉大的城市,背後都一定有一個強大的國家。沒有英國,就不會有倫敦;沒有美國,就不會有紐約。香港可以變得更好,正是因為我們背後擁有一個正在迎接偉大民族復興的祖國。

香港可以更好,可惜目前有種種阻礙香港發展的負能量,例如一些非友即敵的心態,一些非黑即白的主張,深深地割裂了我們的社會。這種局面不單止阻礙政府施政,使到一些有益民生的政策不能夠落實,更加使到整個社會彌漫着一股怨氣和怒火。

我要非常清晰地向各位指出,今天應該是我們放下固執偏見的時候,畢竟香港從來不只是說一種語言,亦都從不盲目地追隨某一種教條;香港既不只是工商界的,也不只是勞工界的;香港既不只是五十後的,也不只是八十後的;香港既不只是我的,也不只是你的;香港屬於我們每一個真正的香港人。

中國功夫講究的不是以力制勝,而是武德,是節制,是「能容人處且容人」。同樣地,我們現在需要的就是這種胸懷,審時度勢,慎思明辨,用理性和溫和的態度去尋回香港多元開放的本來面目。

我身後的背景,上面寫上三個關鍵詞:「信任」、「團結」、「希望」,它們就是我參選的三大信念。我深信今天的香港,最急切的就是要建立信任、團結社會、重燃希望,因為如果社會無信任,香港人不團結,年輕一代不能對未來抱有希望,即使我們如何努力,我們都不可能一起看見一個更好的香港。

在香港這個開放並且多元的社會之中,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站在什麼立場,至少我們有一套大家都會認同,讓每一個香港人能夠成為香港人的基礎;那就是我們的核心價值:法治、公平、廉潔、自由、民主、多元、包容和關愛。我深信,守護這套核心價值,正是香港特區政府當仁不讓的重任。

香港可以更好,是因為我們有一套寶貴的核心價值。配合優質的教育,我們能夠培養出更多有創造力的人才,讓他們在一個公平開放的環境裏頭各盡其責,各展所長,實踐人生的夢想。

只要政府做好自己的角色,只要我們守護住我們原有的優勢,明智地在最恰當的時機去為不同產業創造條件,我們當然可以讓我們的經濟變得更加多元,更加均衡,使「香港創造」變成國際上響亮的名字。

近年全球經濟發展的問題,大家有目共睹,資本主義這個大實驗,遇到新時代帶來的種種問題;貧富差距導致的不滿情緒,不能夠視而不見。我們的任務不是推翻市場,而是要合適地修補它的毛病和不足。

香港可以更好,是因為我們香港人是一群有同情心、有同理心的人,懂得其他人的難處,看到其他人的痛苦。大家都會認同,政府有責任把所有不幸地被遺漏的人,帶回到公平的起點,盡力讓所有願意為香港付出的人,生活都可以安樂無憂。

環球經濟近年的情況,出現一些令人憂慮的現象。過去幾十年帶動香港發展的全球化開始退潮,取而代之的保護主義迅速抬頭,在新的環境之下,我們需要重新審視我們沿用多年的經濟和社會政策,透過宏觀和前瞻的規劃,讓香港在新的環球格局站穩陣腳,提升優勢。

經濟以外,在一個更好的香港裏面,市民理應享有更快樂,更健康,更體面的生活。「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這不只是詩聖杜甫的胸襟,也是我真誠的心願。

我認為特首梁振英先生在房屋問題的斷症,以及相關政策的大方向是對的,這裡我可以向大家講得好清楚,我會繼續造地,繼續起樓。

房子有投資價值,但主要是用來住的。房屋短缺、樓宇老化、樓價過高,全部都是香港面對的重大問題,它們不只是眾多市民身上的重擔,而且還限制了許多行業的前景。政府當然有責任替市民紓困,替未來的發展鬆綁。

與此同時,我們必須顧及可貴的自然環境,以及身邊那些活生生的歷史風物。如果沒有了郊野,沒有了讓香港人引以為傲的青山綠水,我們的生活就不可能完整。如果沒有了支撐我們的社區,沒有了承載記憶的舊建築,我們的生活就會少了重心。因此,我將會在通盤權衡過所有條件和局限之後,探討填海造地和社區重建的各種方案,去提升我們所有人的生活條件。

香港人均壽命之高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我們出色的公共醫療系統功不可沒,政府當然要繼續令它更加完善。但只是長壽是不夠的,怎樣能夠讓全體市民,特別是長者都活得幸福,才是關鍵所在。

根據一些調查,香港人活得不快樂,或者就因為此,又有些人開始談論移民。我的心願就是讓「香港地」不單止繁榮,並且要讓所有人能夠享受更優質的生活,活出自己的人生,不單止沒有人想移民,還要讓其他地方的人嚮往,那才是一個更好的香港。

沒錯,一個更加好的香港是應該要讓人艷羡的,它應該充滿活力,充滿生氣。我們要推動社會向上流動,讓青年人看得見將來,讓他們相信這個地方,願意在這裏安家立業。

我們應該聆聽年輕人的心聲,與他們一同描繪出未來的藍圖。或者有些青年人想要創造出我們今天想像不到的事業;或者有些青年人想要為自己的社區開拓一處讓人休養生息的空間。

無論他們的人生目標是什麼,香港至少都應該是個能夠承載不同機會,孕育不同夢想的地方,畢竟這座城市的未來是在他們的身上。我未必看得到他們注定要實現的奇蹟,但是我決心要為他們的第一步打下基礎。

我的願景宏大,但是我不能夠獨力實現。我的同事常常都希望我可以變得更加口齒伶俐,想我今日用更動聽的方法,去介紹我心目中的美麗遠景。

我未必可以做得這麼好,但慶幸我還有一個優點,就是我願意聽,我願意用心去聽、去記、思考和感受其他人的說話,從中得到一些新的啟發和智慧。所以這麼多年來,和我共事過的人都覺得我至少是個易於合作的人。他們每一個人,可能都有不一樣的觀點、不一樣的歷練和專長,但由於我願意聆聽,他們都願意與我交流,給我一個機會,去共同實現那份願景。

我今天不是一個人走出來宣布參選,我今日是要向全港七百三十五萬市民發出一份邀請,讓我們一起努力,令香港變得更加好。

各位朋友,大半生回首,我想和大家分享我最大的感悟。

我們很多人都曾經在社會動盪的年代生活過,親眼目睹社會可以如何對立;偏見可以如何蔓延;矛盾和衝突可以如何無日無之。有人甚至悲觀地認為,這是社會的常態,甚至是結局。但後來,我們都看到,憑着信任、團結和希望,我們最終都可以達成和解,改革得以推行,歷史向前邁出一大步。

要讓香港變得更好,這個目標難不難?當然難!但是不難實現的願景,根本就算不上是願景。我相信這個願景,因為我這大半生的經驗令我明白,你可能不相信我一個人的力量,但是我相信你們,我相信香港。

多謝大家。
2017 CE Election: John C Tsang Declaration
(19 Jan 2017, Thursday)

My Dear Friends,

It was during a time of great uncertainty some thirty four years ago, when China and Britain started negotiations on Hong Kong’s future, that I returned with my young family to Hong Kong from the United States, and joined the civil service in this great city of ours.

I have been fortunate to have held in my 34 years of public service a good number of positions in a wide range of policy areas that impact on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So much so that I dare to say: I know Hong Kong.

I have big dreams for this city of ours, and together, I know we can overcome the many challenges that stand in our way.

Hong Kong is a great city operating under the concept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This is a unique framework that best suits our development. I have witnessed the tremendous clout that our nation now wields on the world stage, and I have no doubt that Hong Kong will become the leading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re on the back of the economic strength of China, and visionary initiatives, such as ‘One Belt One Road’ and FTAAP, that are at the beginning stages of implementation.

But we do need to check the disruptive elements that are threatening to curb our growth – the anger, the polarization, the occasional irrational talks of independence and the confrontation that has torn our society apart. Hong Kong never speaks with only one tongue, and has not followed only one dictum; Hong Kong does not just serve the business sector or the labour sector; Hong Kong does not just serve those born in the 50’s or those in the 80’s. Hong Kong is all of that.

The situation in Hong Kong today cannot be resolved by mere force and aggression; it requires restraint and moderation, on the part of everyone. We must pay tribute to diversity, inclusiveness and rationality in our society, the core values that provide a common ground for all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and which the Government is duty-bound to preserve.

We became a great city because of our core values which include the rule of law, fairness, integrity, freedom, democracy, diversity, inclusiveness and caring for others. As the custodian of these values and strengths, the Government must refrain from undue interference, and provide at the appropriate juncture the necessary conditions for our economy to become even more balanced and more diverse.

We became a great city because we have the flexibility to adjust. We believe that market economy is an effective tool to create wealth and allocate resources, but markets can fail. Speaking from experience, we can make good use of the market to serve society.

We cannot be blinded to the economic problems and wealth disparity that we face today. Instead of acting against market forces, our mission is to remedy its pitfalls and improve its implementation, helping those who have fallen through the safety net, and ensuring a decent livelihood for those who are willing to contribute to the success of Hong Kong.

A great Hong Kong also means that its people lead a healthy and respectable life. The present government’s diagnosis of the housing problem is largely correct, and I wish to state clearly my intention to keep producing more land and more housing to tackle the problems of housing shortage, ageing buildings and high property prices. These issues place a huge burden on our people. They are also stunting the growth of business in Hong Kong.

As we develop, we need also to keep in mind the necessity to preserve the priceless natural environment of Hong Kong, and the heritage buildings that embody our collective memories. I shall consider all possible means, including large scale reclamation and urban renewal, to produce more land and to enable Hong Kong citizens to enjoy better living conditions.

A great Hong Kong also means that the people here should be able to lead happy lives, and see Hong Kong as their home for generations to come. We are one of the longest living people in the world, but mere longevity is not good enough. We are told by various surveys that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are not happy, and that may explain some people’s wish to emigrate. It is my sincere wish to change these attitudes, and ensure that all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can lead fulfilled and happy lives.

A great Hong Kong would be a place brimming with vigour and vibrancy. It would be a place where young people are able to see a future for themselves, a place where they wish to raise a family and a place where their hard work would be duly rewarded.

I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their ambitions, whatever they are – starting a world-class business; pursuing further studies; or even dabbling in farming. And I wish to help them map out a blueprint for their future. I may not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it all, but I can help lay the foundation for it.

Ladies and gentlemen, I am not an eloquent speaker like many of you out there. But I do have a gift of listening and pondering deeply what other people say to me. People who have known me all these years find me easy to work with, and I find myself always surrounded by people with diverse talents and experiences.

Today I am standing before you, the 7.35 million people of Hong Kong, not as a single person , but as a team of committed Hong Kong citizens with a common vision: to work together to make our city an even greater place to live.

Looking back on my life, my greatest realization is that confrontation, pessimism and prejudice are not inevitable. What we need is to rebuild trust, reestablish unity and rekindle hope. These are the three keys which are set out on the backdrop behind me. With the right measure of good will, faith and hard work, we can find the solutions, and we can write the history that we want to see.

What I fear most is that the confrontation and conflicts that we have seen in our society recently have eroded permanently our courage and confidence to seek solutions. But, looking back on history, darkness always gives way to light – if only we could hold on to good will and hope.

Is it a difficult target to aim for? Of course it is. You may choose not to trust me to do it alone, but you must trust the collective faith and good will of all of us. Where others see a depressing situation, I see courage in changing the course of history; where others see a society torn apart, I see dawn at the end of a long dark night. If I can see a future for Hong Kong, so can we all.

I have done a great deal of soul-searching of late, and I can genuinely tell you that I am more determined now than ever to serve this city of ours. In fact more determined than what had urged me to return to Hong Kong in 1982.

Ladies and gentlemen, I declare I am running for Chief Executive of Hong Kong.

今天輪到你們當主角!

Posted in Election on January 27, 2010 by loso

公民黨與社會民主連線已簽署備忘,開展「五區公投運動」,恪守爭取民主的承諾,打破香港多年來政制改革的困局;兩黨派出五位立法會議員以辭去議席方式觸發變相方式,為公民社會搭建舞台,共建新民主運動里程碑。

今天,我們在這裡莊嚴宣告,「五區公投運動」正式啟動:

第一,將政制發展的決定權還給人民。半個世紀以前,世界人權宣言開宗明義,主張天賦人權:人本生而自由,其尊嚴及權利亦復平等。五十年後的香港,天賦人權依然可望而不可即,政府依然不是民選的政府,立法會依然不是全面直選產生,即使我們可以在有限度的直選中投下一票,依然充滿無力感。今天,我們將寫在世界人權宣言的理想,透過變相公投,以直接民主的方式實踐,讓選民投下「盡快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的一票。

第二,「五區公投」是唯一突破困局的策略。自回歸以來,北京當權者重重設障,堵塞香港民主發展:零四年人大釋法封殺零七零八年雙普選,零七年人大決定否決二零一二雙普選,但只抛出了二零一七及二零二零年「可以」雙普選的虛幻承諾。現在,曾蔭權翻炒四年前的政改冷飯,親北京的內地或本地學者、政客混淆是非,偷換概念,要讓功能組別千秋萬世,甚至直言要中央詮釋「普選」定義。今天走到了一個關鍵時候,若港人不起來抗爭,香港將墮入假普選的陷阱,真普選永遠不會到來!

第三,「五區公投」彰顯人民意志及人民力量。沒有人民力量支持的談判是沒有結果的,沒有原則的妥協,只會讓當權者步步進迫。「五區公投」是向公眾提供辯論和直接參與的機會,一人一票變相公投方式,把港人的意願量化,具有凌駕所有民調的道德約束力,特區政府不能再以似是而非的民調作為狡辯。

第四,「五區公投」是最好、最難得的民主教育。此一歷史創舉可刺激港人反思民主的價值,從而鞏固及壯大民主派的支持,並加強民主運動的力量。五區總辭而引發的變相公投,開創歷史先河,不論支持或反對的本港媒體不能不作廣泛報導。「五區公投」過程是全港每名選民可以參與的過程,選民第一次面對「議題取向」的「全民公決」投票模式,以往沉默的大多數,也會反思民主與自身權益的關係。

最後,「五區公投」是民主抗爭的新階段。即使「五區公投」投票結果是支持政府的民意佔上風,民主的理想表面上落空了,雙普選的政治目標短期內不能實現,但本港社會的民主化實踐卻向前邁進了一大步,因為民主化實踐是不可逆轉的,全民公決得以確立為最直接的民主政治模式。

我們懇切呼籲支持實踐變相公投的市民,現在已進入行動的階段,除了贊助公投運動的經費,或加入義工的行列,也請你們繼續一貫的行動,即在網上以個人及聯署、發信、發電郵、發短訊、報刊投稿、致電電台、製作短片,以及任何創新的模式,向你身旁的摯愛親朋,傳播「五區公投運動」資訊,解釋此一運動對他們自己及下一代的積極意義。

我們呼籲泛民主派的支持者,希望你們明白「五區公投運動」是打破困局的不二法門。若「區議會『翻叮』方案」最後得以通過,則區議會勢必吞併其他功能組別而步向終極的假普選。倘若今天我們再不行動,民主派在香港政治舞台的影響力只會日益萎縮。

我們呼籲認為公投注定白忙一場的市民,以及主流媒體的編輯們、學者們,希望你們參考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樹的意見,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選擇站在雞蛋這一方,亦即是在專權政治的高牆下,站在人民的一邊!

民主運動從來是強弱懸殊,手段可以理性而和平,但本質必然是抗爭而非等待賜與。我們爭取的是公平公正公開、可大可久的政治制度,維護每個人的尊嚴,無分貴賤,掃除一切不平等的障礙。今天,在此民主抗爭的關鍵時刻,輪到你們當主角!希望已經來臨,改變只差一票。在這風起雲湧的時代,不要錯過擔當主角的機會,全情投入五區公投,推動新民主運動!

做應做的事

Posted in Election on December 27, 2009 by loso

「五區請辭」公開信

2009-12-9

公民黨黨魁 余若薇

連日來,收到不少贊成或反對公民黨參與「五區請辭」的市民來信或電郵,包含各種複雜的情緒,鼓勵、信任、祝福,責罵、疑惑、失望,我都一一回覆。那些沒有留下回郵地址的,我就在這裡公開答覆。

有公民黨支持者感到費解,為何公民黨與社民連成為同路人?我說,長期以來社民連非常嚴厲地公開批評公民黨,特別是我們參加07年特首選舉及08年立法會功能組別選舉之時,我不回駡,相信市民自會判斷。公民黨與社民連風格不同,將來亦會如是。公民黨一直以來的信念是「民主長路,寸土必爭」,面對一個食言的特首,一個毫無誠意的「翻叮」政改諮詢,我們如何能夠動員市民一起要求政府落實真普選?除了「五區請辭」之外,目前還未見更好的方法。不能因為社民連,而全盤否定這方式。

亦有公民黨支持者擔心,泛民議員辭職後未必能夠全部通過補選重返議會。我說,要有十足勝算才去做,是不現實的;抱着民主理念的人,就要信任人民的智慧和抉擇。公民黨去年參選立法會時,主要政綱之一是爭取普選,倘若公民黨參與「五區請辭」,並非背棄支持者,而是貫徹競選承諾,盡最大努力與市民一起去爭取真普選。

有人認為,不是已經有了普選時間表嗎,泛民還在鬧什麼?我說,現在問題不單只是時間表,這次政改諮詢,政府建議增加功能組別議席,唐英年司長堅稱這是「朝著普選方向邁進」。近日陸續有特區政府官員、基本法委員會港方及內地委員放話,明示長久保留功能組別,譚惠珠更坦言何謂「普選」要由中央決定。公民黨擔心下一步是人大再次釋法,解釋「普選」,偏離國際定義。梁振英急急降溫,說爭議可留待下屆政府解決。但從以往經驗,人大釋法可以快至數月甚至數星期完成,我們事後才反對已經太遲。趁政府現在把增加功能組別議席的2012政改方案諮詢公眾,「五區請辭」可用「真普選必須取消功能組別」為主題。近日,有些建制派人士表示願意参加補選,這真是求之不得,市民正好就功能組別存廢問題,作對焦辯論後全民投票,也許可以避免一場釋法的災難。

有人認為,泛民不如談判,政治是妥協的藝術。我說,公民黨一直以來持開放態度,希望與當權者談判如何處理功能組別問題,可是,面前只有一堵牆,不見溝通之門。我們深知,沒有人民力量支持的談判是沒有結果的,而沒有原則的妥協,只會走向黑暗,「五區請辭」不是脫離議會,而是向公眾提供辯論和直接參與的機會,一人一票變相公投方式,把港人的意願量化,比民意調查更充實。這是一場全民皆兵的運動,每位支持或反對功能組別的市民都可參與拉票助選,輸贏均是民意。

亦有人認為,泛民議員倒不如留守立法會,憑23票的實力否決政府提出的2012政改方案。我說,公民黨像絕大多數市民一樣,希望政制發展持續前進。但即使否決了方案,政制原地踏步,依然無助推進真正的普選,徒添市民的無力感,倒不如發動群眾運動,在關鍵時刻向政府表態,民主運動才可向前。

上周六,公民黨會員大會以大比數通過授權執委會可以採用「五區請辭、補選」策略以爭取真普選。我們會繼續以最大決心及誠意與民主派朋友溝通,探討如何能團結一致,同心同德,以最強勢陣容推進這民主運動。

民主運動從來是強弱懸殊,手段可以理性而和平,但本質必然是抗爭而非祈求賜與。我們身在議會,必須心在群眾。我們爭取的是公平公正、守法的政治制度,維護每個人的尊嚴,無分貴賤,掃除一切不平等的障礙。今天,在此民主抗爭的關鍵時刻,我們更要目光清晰,明辨本末,平靜而堅定地做我們應做的事。

陳方安生《陸佑堂演辭》﹣﹣三個對立

Posted in Election with tags , , , on November 24, 2007 by loso

8 November 2007

Introduction

「各位同學,

今日我重返母校陸佑堂,為我帶來美好嘅回憶。四十幾年前,陸佑堂係我考試嘅地方,當時我嘅心情係非常嘅緊張。第二次返嚟時係1996年,我同我媽媽一齊獲榮譽博士學位,箇陣時我係布政司,可以話係公務員生涯嘅高峰,令我感到非常之榮幸。第三次返嚟,就係參加選舉嘅辯論大會。

我本著我對香港嘅熱誠,以我過去三十九年管治嘅經驗,希望為香港做一啲事。我希望見到一個關懷、開放、仁愛、自由嘅香港。

喺退休哩6年,除咗係參加本地同國際慈善團體嘅活動之外,我亦非常關注社會嘅動態,對哩幾年政府出現失衡嘅現像。我哋而家面對一個兩極化嘅社會,一個窮香港,一個富香港。

我認為今次嘅補選,係真誠對包裝、係民主改革對維護建制、係普羅大眾嘅利益對既得利益。但係我相信,香港人嘅眼睛係雪亮嘅。佢哋唔會善忘,佢哋一定會揀一個真正推動民主嘅人。我哋需要一個公平、公正、全民參選嘅普選,要真正嘅社會和諧。我哋要向中央講出真心說話,理性溫和咁爭取2012年雙普選。

我今日喺陸佑堂,唔係追求個人另一個高峰。我追求嘅,係香港嘅另一個高峰。我希望見到一個朝氣勃勃,人人安居樂業,一個真正民主、自由、仁愛、公義嘅香港,一個能夠繼續為祖國貢獻嘅香港。

各位同學,你哋係香港嘅未來,我一個人嘅力量係唔足夠嘅,我需要大家積極參與。我哋團結就有普選嘅希望,12月2號係大家市民團結發聲嘅機會,請各位千萬去投票。

多謝。」

Round-up

各位同學,好感謝大家俾機會我重返母校。

港大校園,已隨時代變遷;但係大學作育英才嘅使命,如同薪火相傳,係無改變嘅。大學關心社會嘅心,亦都無改變。

我今次參選,嘗過政治嘅人情冷暖,體會權力嘅世態炎涼,但係我無氣餧。因為喺參選嘅過程中,喺香港嘅每一個角落,我都深深感受到市民對我嘅支持同期望。我一定會繼續真誠咁為香港人做事。

今日,我決定參選,係實踐民主信念嘅第一步。但係我好希望各位同學,能夠走多一步,為香港嘅民主盡一分力,投下良心嘅一票。多謝。

%d bloggers like this: